权贵娇女(重生) 第一章 悲惨结局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你怎么跟你娘亲一个样?总是喜欢抢别人的东西?”

  明黄色的绣鞋狠狠的踩在宋稚细白的手指上,宋嫣碾了碾脚下的那一双手,露出无比惬意的笑容来。手机端

  宋稚穿着一身单薄的素衣匍匐在青石地砖上,她的一头乌发散落,如瀑如雾,像是打翻了上好的墨汁。

  她死死的咬住下唇,把痛楚生生的咽下去。

  “果然是贱人生贱种,改不了这种贱行。可你知不知道,这是不好的?”

  宋嫣取来一把剪子,她漫不经心的拿起宋稚的一缕黑发,‘咔嚓’一声,青丝落地。

  “你不知道,也没有关系,”宋嫣的唇瓣弯曲出一抹恶毒的笑意,“姐姐可以教你。”

  她又抓起一把黑发,宋稚的头发又黑又滑,险些要握不住。

  宋嫣捏着头发大力的一扯,宋稚的脸迫不得已的抬了起来,她有两道飞扬的浓眉,可眉尾又含蓄的弯了下来,整个人便有一种神采飞扬却又柔婉的神态。

  她那双又大又亮的乌瞳,此时正倔强的与宋嫣对视着。

  宋嫣此时看起来不复平日里那个病美人之态了,一双细长的眼里满载着多年委屈得以抒发的快意。

  看到宋稚的神情和面容,宋嫣的表情又扭曲了几分。

  她手里的剪子紧贴着宋稚的头发,将那一把头发齐根剪断,宋稚一下摔回地上,裸露的头皮感受到一阵寒意。

  她瘦弱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发出幼兽般的呜咽。

  听到这种呜咽声,宋嫣心情大好,对边上的明珠道“牙婆找来了吗?”

  “已经在西院等着了。”明珠看着地上的宋稚,她虽然对宋嫣忠心不二,但是一想到宋稚会被送到窑子里,同为女子难免心生怜悯。

  “夫人,那个牙婆惯是做脏活的,我们要不……

  ‘啪!’宋嫣扬手一个巴掌打在了明珠的脸颊上,硬是给她打破了嘴角。

  “把她喊过来。”宋嫣冷冷的说,“你若是好心,可以去陪她。”

  明珠捂着红肿的左脸,再也不敢多言,连忙去叫人。

  “若不是还想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我还会留着你这张脸?”剪子在宋稚饱满的脸颊上滑过,渗出几颗血珠来。

  宋稚刚刚小产,身子无比虚弱,腹部疼痛难当,她甚至没有多余的力气咒骂眼前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芮希?”

  宋嫣在听到宋稚口中反反复复叫着的人名之后,仿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嗤笑了一声,随后贴近宋稚耳边,好像是姐妹间要说些私房话。

  “你还不知道吧,这碗滑胎药,就是他吩咐的。”

  她的语气轻松又愉悦,像是宣布一件喜事。

  随着宋嫣愉快的尾音,如同被风吹息了最后一根蜡烛,宋稚一下子落进一片沉沉黑幕里。

  意识再度清醒的时候,她听到有个上了点年纪的女人在不满的说,“哟,怎么下身还流着血呢!?”

  “模样好就行,其他地方烂了就烂了,有什么关系。”宋嫣浑不在意的说,随后语气忽然间凶狠起来,“怎么就这么点银子?”

  “夫人,您别以为旁人都是傻子,这姑娘真是与人通奸的侍婢?我替您料理了她,也是担了点风险的!”

  “行了行了,”宋嫣不耐烦起来,“快拉走!”

  听完这句话,宋稚再度陷入昏迷,再一次醒来时,她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置身于一辆正在行驶的马车中。

  “女人把自己亲妹子卖到窑子里,我这还是头一回经手。”那个牙婆道。

  “要不怎么说是最毒妇人心呢?”外面赶车的车夫附和道。“模样不错,老婆子,这回能卖个好价钱!”

  “岂止是不错!?你没仔细看吧!比她姐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牙婆得意洋洋的说。

  车夫‘吁’了一声,宋稚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等会,我去放泡尿。”

  方才贪杯喝了好几杯酒水,牙婆倒是也有些尿意。“等等我。”

  她看了看四周的荒野,满是半人多高的杂草,她这做多了恶事的人,居然也有胆寒的时候。

  宋稚睁开了眼,虽然蓬头垢面,但她的眼神里却是一派清明。

  她挣扎起身,掀开帘子瞧见草丛的波动渐行渐远,便从马车的另一边偷偷溜走。

  宋稚耗尽了浑身的力气在奔跑,伤心难过痛苦愁怨,都来不及细想。她只知道,自己不能落到那种地方去。

  可是她这样残破的身子,能跑得了多远?只片刻,身后就传来了牙婆和车夫的叫骂声。

  夜已漆黑,宋稚根本看不清路,身后那恐怖的人声越逼越近,宋稚心中绝望。四周的草叶毫不留情的在她柔嫩的肌肤上留下一个个鲜红的小口。

  “小贱蹄子!”牙婆的声音近在耳畔,除了怨毒,还十分的得意,“你觉得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不!不!’宋稚在心中大喊,‘我死也不要去那种地方!’

  她忽然脚下一空,堕入夜风温柔的怀抱中,原来不知不觉间,宋稚失足落入悬崖。

  可她没有一点惊慌,反而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只是在身躯坠地之前,脑海里忽然交错浮现出两个画面,一个是宋刃将随意包裹在兽皮里的宋翎残肢丢给她。另一个芮希挑起喜帕时,脸上那种冷淡又强忍厌恶的神情。

  宋稚的心脏忽然剧烈的疼痛起来,像是被人紧紧攥住,永远没有松开的时候。

  ‘若是能重来,该有多好。’

  ‘啪!’重物坠地的声音让被罚跑圈的小兵好奇的走了过来。

  今晚浓云藏月,他看不清那是什么,便返身取了操练场灯柱上的一盏油灯。

  “做什么!”冷冽的声音响起,小兵猛地一颤。

  沈白焰今晚不知怎么的,总有些心绪不宁,便出来随意走走。

  “将,将军。”灯油的光是暖调的,可是照到沈白焰那张极为俊秀的面孔上,似乎都要被冻成泛白的鬼火了。

  “我,我听到那边好像有东西掉下来,想去瞧瞧。”

  沈白焰一扬下巴,示意他带自己前去。

  油灯一点点的照亮宋稚的尸身,黑夜里看不清她残缺的头发和破碎的后脑,以及身下渗出的血液。

  她一身的雪白素衣,脸上有许多小小的血痕,看起来好似红梅落在雪地上。

  “姑娘?”也许是宋稚的面容太过平和,让小兵恍惚间以为她只是昏迷,忘记了从这样高的地方堕下,是绝不可能生还的。

  沈白焰看着宋稚,有了片刻的怔忪,他周遭的空气仿佛忽然间消失了,胸腔窒息的难受。

  许久之后,他才轻咳一声,声音中有难以觉察的轻颤,“去把素水找来。”

  “是,是。”油灯被他放在了宋稚的身旁。

  沈白焰半蹲下来,细细的打量着宋稚身上的每一道伤口,他用手轻轻的触了触宋稚的脸颊,柔软又冰冷。

  上一次见她,她还只是一个小女童,被宋翎宠的无法无天,居然敢伸手捏他的脸,还自顾自的说“这位哥哥你为何老是板着一张脸?”

  他忽然生出一些不可名状的错觉,觉得自己不该在此刻与她相见,应该是在更美好,更圆满的时刻。

  此时的芮府。

  “宋稚呢?”一桌的美味佳肴,芮希只扫了一眼,却并不动筷。他刚刚换去了朝服,神色疲倦。

  “夫君你有所不知,”宋嫣眉头轻蹙,一副既担忧又焦急的表情,“妹妹今日午后忽发疯病,说什么要回家去,又说要找宋翎。下人一时没有看住她,她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过夫君别担心,我已经派人去找了,想来她也跑不了多远。”

  许久未听见宋翎的名字了,乍然间被提及,芮希心里生出一股厌烦来,也许还有一星半点的愧疚。

  “什么疯病?”芮希拿起筷子,夹了木须炒肉送入口中。

  宋嫣见他吃饭了,连忙起身殷勤的为他盛汤,“这,怎么说呢?她的生母,不也是这样吗?毕竟是血脉至亲,总是有些影响的。”

  芮希抬眼看了宋嫣一眼,觉得她与从前有些不同了。

  从前她从未化过如此精致的妆容,可惜她姿色只不过勉强称得上清秀罢了,再画上这些浓妆,只是更添了些俗气。

  不过芮希待人向来温和,也没有对妻子的打扮多言,只是道“再多派些人出去找找,免得在外头惹出什么祸事来。”

  人人皆道新科状元郎除了相貌温润如玉以外,为人处世更是谦谦君子的楷模。

  他所有的坏,只有宋稚一人见过罢了。

  不过,现在,这个人,也不在了。

  宋稚所能感受到的一切好像只剩下了‘痛’,这种痛楚难以言表,仿佛是抽筋拔骨,重塑血肉之痛。

  可她似乎又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连轻皱一下眉头都做不到。

  浑身上下又似被巨轮碾过,所有血肉化作血泥,所有骨骼皆成齑粉。

  人生。

  起初的十余年懵懵懂懂,像一个肥皂泡一样,风一吹就飞上了天。等你注意到的时候,却‘啪’一声破碎掉了。

  可你偏偏就在这即将破裂的瞬间,还想要自己飞得更高更好,但是,来不及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