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害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苏峥的伤势怎么样?”宋稚见逐月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里腾升起一种不安的预感。手机端

  “他替我挡了一块大石。”沈白焰瞳孔失了焦,像是在回忆,他又看向宋稚,声音听起来十分干涩,“吴大夫说,他的胳膊日后就是养好了,也不比从前了。”

  “大夫够不够,要不要从外头再请一个来?”宋稚的眼神闪了闪,一向伶牙俐齿的她此时却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沈白焰。

  “不,吴大夫应付得来。此事不要声张。这些人先在府里养伤,此事不要外传,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人谁沉不住气!”沈白焰依旧是冷着一张脸,可宋稚听出了他怒极的情绪,更是被他话里的深意给惊着了。

  “你的意思是,此事不是意外?”宋稚揽住沈白焰的腰,将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顺势偏头去看宋翎,见他身上除了泥点子外,只有衣衫下摆沾了些许血迹,应当没有受伤。

  沈白焰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何,竟躲开了宋稚关切的目光,走到一旁的柱子旁,愣愣的瞧着雨帘。

  宋稚正奇怪着,又见宋翎朝自己使了个眼色,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沈白焰和宋翎见吴大夫这儿渐渐不需要人手帮衬了,便与宋稚一道回了内院,茶韵早早让人备好了热水,只是不知宋翎也来了,索性正院里的东西一应俱全,热水房的锅子又大,再烧一桶热水也只需要那半盏茶的功夫。

  待沈白焰沐浴更衣的时候,宋稚才发觉他身上多少受了点皮肉伤,被长发盖住了瞧不见,其实背上满是大大小小的血口子。

  宋稚心疼的要命,忙用干净的纱布沾了一点金疮药,轻柔的点在伤口上。

  有些伤口上还有细碎的沙砾。她猜测,沈白焰背上的伤是被山体崩塌时产生的碎石子划伤的。

  “茶韵,记得吩咐人去瞧瞧我哥哥,看他有没有需要上药的地方。”宋稚瞧着沈白焰背上细密的伤口,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宋翎。

  茶韵隔着屏风应了一声,出去不知道吩咐了哪个丫鬟,便返身回来将沈白焰换下来的脏衣服拿了出去。宋稚见茶韵的身影隐在门后,便从屏风后头走出来,将房门关上了。

  “今日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有头绪?”宋稚重新拿起纱布和金疮药,替沈白焰尚未没入水下的伤口擦药。

  沈白焰原本是闭目养神,听到宋稚这话倏的睁开了双眸,明明置身热气腾腾的室内,他周身的气势却让人胆寒。

  “有人想让我跟我父母一样的死法。”

  宋稚手一僵,俯下身来环抱住沈白焰的脖颈,为了不惹沈白焰无端伤心,宋稚从未问过他父母去世的缘由。

  她从旁人口中听说过不少沈长兴与崔蔓的事情,他们两人是如何去世的亦有所耳闻,她原以为是桩天灾,现如今看来,似乎是另有内情。

  “憬余。”宋稚的唇碰了碰沈白焰的肩头,无声的安慰着他。

  沈白焰湿漉漉的手捉住搭在自己肩上的小手,轻柔的抚了一下,他瞬间觉得安慰了许多,轻轻的说“若晖与我不是一辆马车,我在前,他在后。在我途经那个山尖的时候,恰好响起巨大的雷声,随后山便塌了。”

  宋稚听得心惊肉跳,沈白焰觉察到她的手缩了缩,便紧紧的抓住了。

  “这雷声叫我心生疑窦,所以便出了马车,见那漫天的石块和着雨点落下来。天色阴沉,视线昏暗,所以有些人躲避不及,受了伤。索性他们有武功傍身,没有伤了性命。”

  “那你为何认为此事有蹊跷?”宋稚问。

  “若晖说,他在那雷声之中听到了爆破声,未受伤的人留在京郊察看,在有几块大石上发现了火药的痕迹。”沈白焰从浴桶中起身,随手拿过一旁的汗巾在身上擦了擦,就打算穿上衣衫。

  宋稚在他未受伤的腰侧拍了一下,阻止他穿上衣衫,道“药都被你擦掉了,我要重新涂。”

  沈白焰乖乖的站着让宋稚擦药,等那药在伤口上结成薄薄的一层壳后,才穿上了衣裳。

  “何人所为,你可有眉目?”现在四下无人,宋稚忍不住靠在沈白焰胸膛上,听见他胸膛里强劲有力的心跳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论是谁,我想那人定是知道我父母当年去世的事情,才会如法炮制,说不准,我父母的事也是谋划好的。”沈白焰的声音响在宋稚的头顶,宋稚不知道为何,觉得头顶微微发麻。

  两人静默相拥,婢女们见房门关上了,也十分有眼色的不来打搅,只是在门外守着,等候吩咐。

  菱角回房换掉了湿透的衣裳,便往宋稚的屋子走去,途径西阁的时候,瞥见宋稚身边的一个二等丫鬟正捧着一叠干净的衣裳立在门外,神色局促。

  菱角不解的问“怎么了?为什么在门外站着?”

  那丫鬟年纪不大,瞧着比菱角还小上几岁,却已经是个知羞的年纪了,她支支吾吾的说“茶韵姐姐让我给夫人的哥哥送换洗的衣衫。”

  “那便去吧。”菱角下意识的说,见这丫鬟脸渐渐红了,才知道她是羞了。

  这丫鬟是个面薄的人,连着鼻头也红了,看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那我帮你送进去吧。”这话一说出口,菱角恨不能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可她已经没法子反悔了,手里被塞了一叠衣衫。

  那丫鬟许是怕她后悔,匆匆忙忙的离去了,连声道“那就谢谢姐姐。”

  菱角站在原地直捶脑门,她怎么自己捡了一个烫手的芋头?

  “外头有人吗?我的衣裳拿来了吗?”宋翎的声音响起,听起来中气十足,应该是没有受伤。

  菱角没有觉察到,她不知为何,竟松了一口气。

  “有人吗?”宋翎又喊了一句。

  菱角不得不推门进去了。

  “喊你怎么不回话?”

  菱角瞧见屏风后印着一个影子,宋翎似乎是等不住了,已经从浴桶里迈了出来,正在擦身子。

  菱角忙将视线落到地面上,她磨磨蹭蹭的走了过去,将衣裳悉数托在手上,背对着屏风以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把衣裳递了过去。

  “你把这一堆的衣裳给我,我怎么穿?”宋翎从没见过哪个丫鬟是这样伺候主子的,心道,‘稚儿怎么派了这样一个笨丫头来伺候?’

  菱角压着嗓子,不屑的低语道“那要怎么伺候。”

  ‘这丫头脾气倒是大。’宋翎觉得好气又好笑,他自然不屑与小丫头计较,便耐着性子道“你先把里衣给我。”

  菱角在衣裳堆里翻了翻,抽出一件素白里衣和胫衣,这里衣的袖口和裤管边只绣了一圈水纹的,应该是府里绣娘的手艺。

  她把里衣递给宋翎,片刻之后,宋翎道“将外袍给我。”

  菱角依言照做,在将腰带也递给他之后,菱角轻手轻脚出了房门,飞快的跑走了。

  宋翎正在系腰带的手一顿,心道,‘憬余也太大手笔了,连个伺候人洗浴的丫鬟也得会轻功。’

  一丝别扭的感觉掠过宋翎的心头,但他今日心里压着的事情太多了,并未细思。

  宋翎走出门,瞧见外面立着一个丫鬟,以为她便是方才的人,便道“去告诉你们王爷、王妃一声,我先回府了。”

  那丫鬟应了一声,便离去了。

  宋翎瞧着她离去的背影,心生疑窦,摇了摇脑袋便回府去了。

  宋翎今日回府吃了,府门口除了管家和小厮之外,林氏和曾蕴意分别派了人来等着他,见他回来了。林氏身边的丫鬟飞快的跑回自己主子那里回话去了。

  曾蕴意身边的翠衣朝宋翎福了一福,道“少爷可是要回夫人院子?”

  宋翎点了点头,翠衣便跟在宋翎身后随她一起回了院子。

  “你在外头吃过了吗”?翠衣问。

  宋翎只在王府喝了一盏牛乳茶,便道“还没有。”

  “那奴婢先去传膳。”翠衣匆匆忙忙的离去了。

  宋翎迈进院子,又瞧见柔衣守在房门口等着他,凡是要去曾蕴意的正院必定会路过柔衣的房间,这是不可避免的。

  若是在往日,宋翎就直接忽略掉了,或是去敷衍几句。

  但今时今日,柔衣有孕了,宋翎总不能还那样对待她。

  他边走上前去,对柔衣道“雨虽停了,但外头还凉。你别站在门口,先进去吧。”

  “爷,你今晚过来吗?”柔衣的相貌虽不出众,但胜在皮肉出色,借着屋内透出的一点昏暗的烛光,也不难瞧出她肌肤的莹润。

  宋翎人站在黑暗中,便皱了皱眉,道“你有孕,该好好养胎。我先去用膳了。”

  宋翎说罢,便对柔衣身侧的婢女挥了挥手,示意她将柔衣带回去,自己则头也不回的去了主屋。

  柔衣瞧着宋翎干脆的背影,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喃喃自语道“爷对夫人是真的好,我和孩子两个人加起来怕是都比不过夫人的半根头发丝。”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