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一百六十四章 冬宴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看着沈泽与宋稚之间熟稔的对话,嘉安太后心中很不是滋味,但一想到那有毒粽子的事儿,便又扯出一个笑脸来,对宋稚道“王妃真是愈发滋润了,半点也瞧不出生养的痕迹,可见王爷对你是真的贴心,这才把你养得跟朵花儿似得。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姐姐,你说是不是?”

  ‘自己拍人马屁还不够,还要将哀家扯下水。’

  德容太后在心中不忿的想,但口中的话却不是这般腔调。

  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宋稚,笑道“这是自然,瞧多了这些新鲜的面孔,哀家心里还真是酸的很,到底是岁月匆匆不饶人,美人一朝幻白发。”

  ‘嗤,口气真是大,也不想想,即便是你年轻的时候,美人二字又何曾与你有过半点关系?’

  嘉安太后不再说话,只示意宫女将自己面前的酒杯斟满。

  “母后,这才刚开席,您可别这么快就吃醉了。”沈泽看了嘉安太后一眼,吩咐道“换一壶玫瑰酒可好?来人,给女眷们都添一壶玫瑰酒,大家若是喝的惯便喝,若是喝不惯,也不必勉强。”

  宋稚看着沈泽这施恩于上下的行事作风,用帕子掩了口,佯装饮酒,悄悄与沈白焰说悄悄话,道“有些时日未见,皇上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少,怎么好像连身边的太监也换了个人?原来的留宝呢?”

  “留宝是太后的人,在皇上身边如何长久的了?”沈白焰唇瓣微动,幅度很小,远看瞧不出他在说话。

  宋稚不动声色抬眸瞧了一眼沈泽身旁的小太监,面白无须,身量矮小,鼻窄眼细,嘴唇倒是厚厚的,上半脸一副福薄相,下半脸却是有几分憨实。

  这样乍一眼,实在瞧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之处,竟能做皇上的贴身内监。

  “你替皇上筹谋的?”宋稚用叉子叉了一枚剥了皮儿又去了籽的玫香葡萄,送入口中。

  “我可没有,你别冤我。”这葡萄在冬日里吃太凉了些,沈白焰便把盛着葡萄的盘盏拿的远了些。

  宋稚心中讶异,便瞧了沈白焰一眼,只见他扬了扬眉,似乎是在说,‘这宫里的孩子,岂能容你小觑?’

  宋稚又抬眸望了沈泽一眼,见他虽是孩子身量,举手投足之气势十足,倒也不像是强装出来的。

  “那留宝呢?”宋稚知道自己这话本不该问,可她心里发痒,实在是不问不快。

  “说是染了痢疾,治不好了。现在不知道在哪个乱葬岗躺着呢。”沈白焰夹了一个云腿酥饼给宋稚,道“你莫要想些有的没的,快吃。”

  “你若是不想让我胡思乱想,就别说的这般详细,又是痢疾又是乱葬岗的。”宋稚娇娇的抱怨了一句,倒是噎的沈白焰没话说。

  “王爷和王妃真是恩爱,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再添丁了。”德容太后笑道,引得众人都朝宋稚这边看去。

  宋稚正专心致志的等着婢女给自己分糯米鸭子,这糯米浸透了鸭油,看着润泽,闻着喷香,宋稚只想尝一尝,可现下被大家的目光盯着,却只能含蓄温恭的笑了笑,道“劳太后娘娘关心,子嗣一事乃天赐的缘分,时候到了自然就来了。”

  “说起孩子,林学士,十公主的胎也就在这几日了吧?”嘉安太后横插了一句,生生的将众人的焦点从宋稚身上给岔开了,宋稚半点不恼怒,反倒十分感激。

  “是,就在这几日了。”林天朗道。

  “那你可要小心看顾才是。”德容太后道,她神色殷切,像是十分关心。

  “多谢两位太后关怀,臣铭记于心,必定小心看顾。家中这几日已是围着公主团团打转,只待她生产。”林天朗道。

  正在他们说话之际,宋稚忙着大快朵颐,她拿起小银勺子盛了一小口,尝了尝糯米鸭子,果真如她想象般美味。“憬余,你快尝尝这道糯米鸭子,回去我让松香给琢磨出来。”

  沈白焰让人盛了一小碗鸡丝冬笋豆腐羹搁在宋稚跟前,道“糯米不好克化,你先用一碗羹。”

  宋稚点了点头,微微笑着。

  不远处的陶绾容瞥见了,不屑道“真是贪食贪吃,一脸猪相。”

  沈雪染警告的瞥了她一眼,陶绾容眼珠子一转,倒是顺从的闭上了嘴。

  陶绾容的声音不轻不重,正好飘进崔冰映的耳朵里,她心里虽不喜欢宋稚,但也觉得陶绾容这话实在是太可笑了些。

  倘若宋稚的模样还称之为一脸猪相,那她们这些人的脸,可就连脸都称不上了。

  近来瞧着沈白焰和皇上的面子上,来向崔家求亲的人是愈发多了,崔家就崔冰映这么一个嫡女,也不知道该择哪个人家才好。

  崔冰映偷偷在屏风后窥了几回,那些公子的相貌虽比不上沈白焰,但大多眉清目秀,或是相貌英武。

  崔家相看上了一位秦国公府的一位嫡次子,只是那家人话里话外刺探着沈白焰与崔家的关系,又问他近来可有来探望过崔老夫人,王府与崔家生了许多嫌隙,外头的人多多少少有些觉察。

  秦国公家的儿子相貌的确不错,人品也好,寻常人家的男子在他这年纪房中不知收了多少个丫鬟,可听说他并不曾这般,只有一个母亲赏下来的丫鬟,伺候伺候笔墨罢了。

  崔冰映最满意的就是这一处了,虽比不得沈白焰,但能学个七八分也是好的。

  崔冰映抚了抚自己的面庞,只要是敷上粉,那点子疤便瞧不出了,可即便没有这疤痕,她的模样如何比得了宋稚。

  她低低的叹了一声,胃口全无,只让丫鬟取了几粒干果子吃了。

  宋稚离得远,自然是不知道方才的机锋,只是瞧着崔家人时不时的望着自己,似乎是盼着能说上几句话呢。

  宋稚佯装不知,她可是懒得在这么多人面前假惺惺的说些全乎话,只可惜怕什么来什么,崔夫人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朝宋稚一举杯,道“老夫人年岁大了,不好外出,只让我今日带来一句话。”

  她既搬出崔老夫人了,便是皇上也得认认真真的听着。宋稚只得道“崔夫人客气了,你说就是。”

  “老夫人说,前些日子王爷身上有伤,自己很是忧心,但又不能时时探望。幸好王爷现在已经无碍。你们二人住得远,她不能时时见到,十分挂念。不过,只要你们夫妇二人琴瑟和鸣,老夫人心里很是宽慰。”崔夫人这话倒是没让宋稚心中不快,反倒是隐隐透出了些许讨好求和之意。

  嘉安太后闻言倒吸了一口气,像是听不惯自己嫂嫂说的这些话,但又不能发作,只使劲憋住了一些不吐不快的恶语。

  “多谢老夫人挂念。”宋稚言简意赅的说,又在桌下不动声色的踩了沈白焰一脚。

  沈白焰睇了宋稚一眼,又添了一句,“三日后去看外祖母。”

  他脸上没个笑影子,声音又冷硬,却让崔夫人喜不自胜,连连道“好好好,我回去就告诉老夫人,她必定开心。”

  不止是崔夫人,宋稚瞧那总是耷拉着一张脸的崔冰映似乎也流出了一丝笑意。

  “满意了?”沈白焰往嘴里倒了一口酒,对宋稚道。

  宋稚原本就踩在沈白焰足上的脚又碾了碾,道“我还不是为着你好?毕竟就这么一个老祖宗了,虽说爱管闲事儿,喜欢摆长辈的谱儿,可现在不是服软了么?你就递个台阶给她下,也不妨事。”

  她这点子蚂蚁力气还不够给沈白焰搔痒的呢,沈白焰低声道“我今日穿的可是白鞋,若等下行走的时候露出黑乎乎的鞋面叫人瞧了去,岂不是笑话你我?”

  宋稚不依不饶的说“我每日只在院中行走,出门就是马车,鞋底儿比你的脸还要干净,怎么会黑乎乎?”

  沈白焰垂眸望了望酒杯中自己的脸,又抬眸看着宋稚,半是无奈半是宠溺的说“满嘴的俏皮话。”

  席上不乏夫妇同桌,也有彼此间说话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宋稚与沈白焰说话的时候,大家总是喜欢明日暗里的扫过来一眼。

  郑老国公是沈长兴的太傅,年岁大了渐渐不出来走动了,今日竟也来了,他招呼沈白焰过去说了好一会子话,宋稚也与他家的夫人小姐见了礼,闲谈了一会子便回到自己位子上。

  只是半道上身后却黏了一个小尾巴,她回身一瞧,原是崔冰映。这倒是让宋稚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只见她红着一张脸瞧着宋稚,却不说话。

  “崔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宋稚觉得奇怪,便问。

  “你的药膏,很有效。”崔冰映总算是说话了。

  宋稚轻笑了一声,道“你用了?我还以为你不肯用呢。”

  崔冰映的脸又红了几分,上前一步,轻声道“原先是不肯的,后来用了县主的方子,虽有奇效,但药力太猛,整张脸奇痒难忍。二哥哥替我寻了一个隐医来,看过许多药膏才发觉是县主的药膏出了问题,他也瞧了你送来的药膏,说这才是上品,只开了几服药给我,让我只涂你的药膏,便好了九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