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一百六十七张 沈长慎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冰技不过是王公贵族打发这冬日时光的一件趣事罢了,又不是上战场打仗,就算是胜了的人,为了照顾对方的颜面,也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过张狂招摇,一般都会有意做成‘险胜’的样子。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很少有人像沈千慎这般足足超了别人近半的路程,夺了旗子之后,再原地转了好些时候,等秦家的小儿子追上来之后,这才不慌不忙的滑了出去,又甩开了对方很长的距离,轻轻松松的夺了第二枚旗子。

  “这人怎么这样?也太不给人面子了吧?”曾蕴意性子温和,最是中庸不过,自然看不上沈千慎的做派。

  姜长婉端着一碗羊奶啜了一口,道“我记得这秦家的小公子冰技的功夫原没有这么弱的,今儿是怎么了?”

  菱角正站在姜长婉和宋稚身后,闻言上前一步,脑袋悬空在二人的肩膀上道“那沈千慎是个使阴招的主儿。两人一开场的时候,我瞧那秦小公子便莫名其妙的崴了一下。我猜,是遭了暗算。”

  宋稚转过脸来,脸颊擦过兜帽边沿上的毛,一张脸像是埋在雪堆里头,比不得雪色之白,却胜在莹润。

  她戳了戳菱角的脑门,道“就你眼睛利,嗓门又大。”

  菱角揉了揉自己的脑门,嘟嘴道“我瞧得真真的,又不是胡诌。”

  姜长婉笑道“我听说这人的性子阴鸷又记仇,咱们与他府上平日里无甚交情,还是别说他了。倒是那秦家小公子,听说是在和崔家姑娘相看呢?你可知道这事儿?”

  姜长婉与曾蕴意一同看向宋稚,宋稚摇了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道“耳边似乎是刮过这阵风,我也记不得了,方才若不是你提及,我都想不起来这件事儿了。女儿家的名节要紧,婚事未完全敲定之前,怎会摆到台面上来。”

  “夫人,你说昨日崔家请您去吃茶,是不是为着这件事?”菱角又探出半个脑袋问。

  “又不是我嫁女,又不是我娶媳,何必请我……

  宋稚忽止住了话,露出一个了然的神色来,道“我说呢。原是为着他们家给充门面,算了,也是为着儿女的婚事,处处都是心思。”

  曾蕴意正想着接话,却对宋稚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她身后有人来了。宋稚纳罕的一回眸,便见那康郡王妃只身前来,身侧只有一个婢女。

  曾蕴意与姜长婉不解的对视了一眼,她们与康郡王妃素无相交,不知道她为何过来。

  “摄政王妃安康。”人不熟没关系,礼数周到了总不会当面赶你走,康郡王妃弯着膝盖,心道。

  “康郡王妃有礼了。”宋稚站得笔直,只道了一句。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就算是后宅妇人也是如此。

  曾蕴意与姜长婉也与康郡王妃见了礼。

  “我今日来了这围场上,才发觉自己个是孤零零的,见王妃和这两位姐姐都面善,这才厚着脸皮想一起来凑个伴。”康郡王妃脸上挂着笑,她方才一路走过来的时候面上一直挂着笑,只觉得脸都要笑僵了。

  “郡王妃不必如此客气,露台这般的大,自便就是了。”宋稚忆起沈白焰对汝亲王的揣测,对康郡王妃怎么也做不到表面上的亲亲热热,不论神色还是语气都十分的客套疏离。

  姜长婉和曾蕴意隐隐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但又不能当着康郡王妃的面问。

  “蝉衣,娶碗油茶来。”曾蕴意觉得有些饿了,便道。

  “这位是宋都尉的夫人吧?从前只远远的见过你一回,不曾相识。”

  宋翎新得了个上轻车都尉的勋,不过他并未当回事,左右是个虚名,叫着好听罢了。曾蕴意一时间还未反应过来康郡王妃是在叫自己。

  “是,多谢郡王妃记挂妾身。妾身的身子不大好,所以很少出门。”曾蕴意福了福,只转身观看下一场比试了。

  “嘚?怎么又是汝亲王的三儿子?他方才不是比试过了吗?”姜长婉不解的问。

  姜长婉这话原没什么不好的意识,只是纳闷罢了。可康郡王妃却是一脸的尴尬,仿佛姜长婉这话意有所指,与心眼小的人相交就是这般的麻烦。

  “胜者可与下一人继续比试,也可以拿了彩头走人。若是赢了便继续在场上,将下一人的彩头也拿走。若是输了便下场,不可再比,除非能拿出份量足够的彩头来,让下一场的人点头。的确有这样的规矩。”曾蕴意熟知冰技场上的规矩,所以说话起来也格外让人信服。

  “是了,我这三叔一向是个喜欢乘胜追击的性子,若是让我婆婆来说,定会说他是个硬脖子,不撞南墙不回头呢。”康郡王妃忙道,生怕宋稚她们误会了沈长慎。

  其实又能误会什么呢?是她关心则乱!忧心太过了!

  “这人是谁?倒是半点印象也无。”姜长婉瞧着这一场与沈长慎比试的那个人,道。

  宋稚细瞧了一会子,很不确定的说“似乎,似乎是县主先前的夫君。”

  “冯大夫的公子?”曾家与冯家有交情,年少时曾蕴意也是见过冯公子的,“还真是像他,前段时间听说他回京了。我还以为只是拜访亲友,不日便走。难不成是要常住?”

  “原是这样打算的。”康郡王妃总算是寻到了一个可以接上的话头,忙道“可,这位冯公子,怕是要再续前缘了。”

  她故意将话说得隐晦,引得姜长婉问一句,“郡王妃是何意?”

  “冯公子的继室不是染病身故了吗?京中有流言说,这冯公子回来之后,县主像是常去他府上拜访呢!以县主的性子,若不是想着再续前缘,还能是什么?”康郡王妃见三位夫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总算是轻松了些,忙将自己知道的事而托盘而出。

  “想不到县主也是个会吃回头草的。”姜长婉对这件事儿的兴头倒是更大一些。

  曾蕴意则是吃着油茶,并未说话。

  宋稚回过身子眺视远方,瞧着下头一褐,一玄两团颜色,道“冯公子瞧着要赢了呢。”

  她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叫众人纷纷抬起头来,方才的呐喊助威声一声高过一声,她们只以为是替沈长慎助威,可这一细瞧才发觉,原来竟是冯公子赢面更大些。

  康郡王妃一下疾走到露台边上,她的动作这般快,惊得翠樱道“郡王妃小心些!”

  成败胜负只在片刻之间,冯公子已然赢了。场下欢呼声一片,看来沈长慎之前赢了秦小公子那一遭,颇不得人望啊。

  “哟,他该不会是想再比吧?”姜长婉侧了侧身子,望着下边的人,道。

  曾蕴意也搁下茶碗,瞧着下面的情形。

  沈长慎遣人拿来了许多或贵重或稀罕的玩意儿让冯公子挑选,可冯公子不知是瞧不上眼,还是铁了心不想与他比试了,只连连摇头,最后干脆离去了。

  “没想到着冯公子倒是耍冰技的一把好手。”姜长婉总结道。她本还想刺上沈千慎一句,但因着康郡王妃在这儿,已经克制了些。可没想到着康郡王妃的脸色还是有些难看,这倒是叫姜长婉费解了。

  不是说汝亲王的几个儿子之间并不十分和睦吗?怎么她的小叔子出糗,她倒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翠樱觉察到姜长婉打量的视线,心里十分惊慌,生怕叫姜长婉觉察出郡王妃与沈长慎之间的暧昧来。

  她假模假样的叹了一声,又极为小声的说“郡王妃就别替三夫人担心了,三公子他好歹也是赢了一场的。”

  她的声音细细碎碎的传进旁人的耳朵里,也点醒了郡王妃,她自嘲一笑,道“我这位三叔是个燥脾气的,对着外人的时候闷得像块石头,可火气总是对着我那弟妹发。我也是想多了,一场冰技罢了,不至于。”

  众人忽听她揭露沈长慎的内宅之事,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总是听旁人说,这京中的美满夫妻,第一当属摄政王和您。今日怎么不见他陪您前来?”康郡王妃端起自己的茶盏饮了一口,道。

  “他公务繁重。”宋稚十分简短的说。

  “可今日乃是休沐之期。”康郡王妃又道,不知道是否是宋稚多心了,总觉得颇有些寻根究底的意味。菱角亦向她投去十分耐人寻味的一瞥。

  “夫君并不常与我说朝上之事。”宋稚神色自若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听郡王妃所言,可见康郡王与你之间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真是令人艳羡。”

  郡王妃觉得宋稚这番话压根就是在嘲讽她,但又不能生气,只道“王妃不要打趣我了,我,我并没有王妃这样好的福分。”

  她的语气低哑了几分,倒叫宋稚有些不好意思,她只知道康郡王是个病秧子,并不清楚他的身体到底差到什么地步,但是听郡王妃的口吻,应该是比较严重了。

  曾蕴意微微别过脸去,藏住了自己脸上的一丝落寞和愁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