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一百七十七章 芊芊表妹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婉儿,一个孝字大过天。手机端 母亲做了吃食让我去吃,我怎能不去呢?”

  宋翎近来琐事缠身,分身乏术,许多事情都压在了周决身上。他今日领着部下在外头奔走了一日,早已疲累。

  刚才从母亲和表妹的盘丝洞里出来,现在还要好言哄着姜长婉,实在心累。

  “我又没说什么,你要吃便去吃。”姜长婉头也不抬的说,只提笔在宣纸上写了一个小小的‘愚’字。

  雅儿怯怯的抬起头来睇了一眼父亲,又偏头去瞧姜长婉的侧脸,嚅嗫道“别生气。”

  “娘没有生气。”姜长婉面无表情的说。

  雅儿年纪虽小,可对大人之间的暗流涌动极为敏感,她在姜长婉的怀中扭了扭身子,从她胳膊底下钻了出来,如一个小土豆一般小跑到了周决腿边。

  姜长婉搁下笔,起身往内室去了。

  周决将雅儿单手抱起,往日朦胧而柔美的烟粉色帷帐此时在周决眼里显得十分碍眼,他大手一挥将帷帐掸开,却因为用力太大而将帷帐一把扯了下来。

  周决有些始料未及,抓着一团帷帐有些尴尬的站着。

  “你这是做什么?”姜长婉立在茶桌边上,正在给自己斟茶,瞧见周决一把扯掉了帷帐,姜长婉以为他是给自己脸色看,心里更加不悦了。

  她将茶壶重重搁到茶桌上,不满道,“使什么性子给我瞧呢?”

  周决十分无语,他有些丧气的将帷帐丢在地上,道“你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不与你争辩。”

  “是不想与我争辩,还是压根就不想与我说话了?”姜长婉有些不依不饶的说。

  他们夫妇二人的争执声隐隐约约飘进了门外若梅、若泉耳中,若泉向前一步,轻道“夫人这些时日愈发压不住性子了,不知道与那吴大夫所说的心火燥热,是否有关?我瞧着,的确是小姐愈大,夫人的性子愈躁。”

  “我瞧着十之八九是有关的,姐姐,你什么时候寻个由头出去把药抓齐,咱们哄着夫人喝了吧。夫人的性子这样躁下去,若是失了都使的情意,可怎么好?”若梅说话时,紧紧的贴着若泉的耳朵,生怕被旁人听去了。

  若泉皱着眉点了点头,“后日轮到我休沐,我便寻个采买的由头,出去将这事儿办妥。”

  “姐姐小心一些,偏门那边老夫人也插了钉子,你还不如从正门大大方方的走出去,少些疑心。”若梅上月出去给姜长婉取订在珍宝阁里的首饰,犯懒走了偏门,结果第二日姜长婉就被婆母叫去敲打了一番,说她花钱不知节制。

  “好,我知道了。”虽说只是调理身子的药,可周老夫人的性子若泉她们算是摸得清楚了,这老婆子最爱添油加醋,若是让她知道了姜长婉在吃药,指不定要说成什么样呢。

  若泉与若梅说完话,就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回原处。

  没过一会子,就见一个小丫鬟匆匆而来,“姐姐,老夫人遣人送药来了。”

  她如一只猫儿,快速的送来这个消息,又轻巧的隐去身影。

  若梅和若泉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房门,里头的声音渐渐歇了,

  “你去挡一挡刘妈妈。”若泉道,若梅应了一声,快步走下台阶。

  若泉急叩门扉,听到周决生硬道“何事?”

  若泉恐声音太高叫外头的刘妈妈听见,又怕声音太低叫周决听不清楚,只好紧紧的贴着门,道“老夫人遣刘妈妈送固胎汤药来了。”

  若泉此言说罢,只听见屋内姜长婉说了句什么,随后周决便高声道“你不爱喝就不必喝了!何苦为难自己又为难我呢?”

  若泉心里着急,可又不能贸贸然闯入,正在左右为难之际,眼见若梅与刘妈妈已经进了院子。而刘妈妈身边那个娇滴滴的女子,更让若泉觉得呕心。

  那女子便是周决的表妹,孙芊芊。

  若泉心里虽不舒服,微微一笑,对刘妈妈福了一福,面上看不出一丝异样,道“刘妈妈和表小姐来了,夫人正与都使说话呢。奴婢这就通传一声。”

  “何必麻烦,姑娘这好嗓子,还愁主子们听不见吗?”其实若泉的并没故意提高声音,只是这刘妈妈故意用话来刻薄她罢了,她自己那把又亮又刺的嗓门,才叫做刮得人耳朵疼。

  若泉刚想回话,就见房门被周决一把推了开来,周决冷着一张脸,扫了刘妈妈一眼。

  刘妈妈心头一颤,感觉不妙。

  “刘妈妈在我这院子里,一贯都这么大呼小叫的吗?当着外客的面,也不怕被人笑话。”周决很不耐烦的说,把方才在姜长婉那里受的气都撒到了到刘妈妈身上了。

  孙芊芊听到‘外客’二字,眼圈便是一红。

  刘妈妈刚想开口分辩,周决便对若泉说“将药端进来吧。”

  若泉当即福了一福,快步走下台阶,准备从孙芊芊手里端过药来。

  可孙芊芊却没松手,还偏头瞧了刘妈妈一眼,像是在等着她出言阻止。

  “少爷,”刘妈妈一开口,便是一副老仆口吻,“老夫人爱惜少夫人,要老奴看着她喝下去,这才能安心。”

  周决转过身来,不言不语的看着刘妈妈。他早已不是那个小小的儿郎,而是一个身量高大的成年男子。

  “你说的这是少夫人吗?我一听还以为是囚犯呢!”周决语气不咸不淡,可话却是厉害。

  周决对自己母亲向来敬重,今日也是在姜长婉那受了气,这才变得厉害了起来。

  “表哥,我来了这么些时候,还没进过少夫人的院子,也没与她说过话,我这心里很想与她亲近亲近。今日听妈妈说要给嫂嫂送补药,这才跟了来。这补药,也是姨母的心意,她日日都要亲自去小厨房看着丫鬟们煎药,如此心意怎好回绝?”

  孙芊芊并未提到一个孝字,周决却觉得她满口是孝,用这个孝字生生的压着自己。

  “夫人哄雅儿睡去了,将药留下就是。她为人喜静,若要来访,需得提前通报,不要贸贸然前来。”周决说罢,也没有给人回话的机会,便匆匆的回了屋子,倒像是逃回去的。

  若泉趁着众人皆被周决的话堵的愣神时,从孙芊芊手里将药夺了过来,对刘妈妈随意福了福,便跟在周决后边进了屋子。

  刘妈妈忍着一口气,直到出了院子才恶狠狠的骂道“真是好手段,方才还在老夫人院里毕恭毕敬,一回到自己媳妇身边,不一会儿心就偏了。这哪是什么大家闺秀!这根本就是狐狸精!”

  孙芊芊揪着手里的一条帕子,细细想着自己与姜长婉少有的几次见面。

  姜长婉父兄在朝中一向得用,是千娇万宠长大的,通身都是嫡女的气派。一眼望过来,总有种浑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感觉。

  孙芊芊莫名有种感觉,自己若不是姨母的亲信,姜长婉反倒能容得下自己。

  她是家中的庶女,与周决不过是个没有血脉关联的表亲。只因嫡母的女儿嫁得早,她手里没有可用的人,这才轮到了孙芊芊。

  挑了孙芊芊也有相貌上的考量,姜长婉相貌柔美,温婉可人,而孙芊芊也的长相也是同种风韵,并不逊色于她,不过人稍瘦弱一些,腰肢细的像柳枝。

  “姑娘怎么不说话?可是被少爷吓着了?”刘妈妈瞧着孙芊芊沉默不语的侧脸,道。

  “不是,”孙芊芊可不愿自己给刘妈妈留下一个不成事的印象,忙道“只是觉得表哥是真心疼爱夫人,我,我怕自己不能按着老夫人的路走,即便是硬塞了我过去,夫人若是也给我喝避子汤,这可怎么好?”

  “怎会?!她,不过是因为她认识咱们少爷早些,有些情分罢了。可情分这东西,如何长久的了?你需要拿出那水磨的功夫来,自然有你出头的时候。等少爷收了姑娘,还愁咱们老夫人不会为你撑腰吗?”刘妈妈颇为笃定的说,叫孙芊芊心头一松,又是一紧。

  这头孙芊芊二人刚走,那头周决就将那碗补药全数倒进了屋角的一座盆栽里。

  姜长婉刚才一直在屋内,听着屋外一来一往的机锋,此时又见周决这番做法,可以说是处处回护着自己,她的神色便也软了。

  姜长婉刚欲上前说几句话,就听到周决背着自己抛出一句,“我还有公务要处理,让小厨房把面送到书房去。”随即便离开了。

  若泉不好插嘴,只见姜长婉在周决离开后一下软在了卧榻上,开始呜呜的哭泣起来。

  雅儿早让乳母抱走了,若泉柔声劝道“夫人别哭了,都使的性子您还不清楚吗?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您与他好好说,说开了便无事了。”

  “他是恼了我,怨了我了!”姜长婉哭着说。

  “不会,不会的。都使心里唯有您一个,不然怎会这般回护?您真的别哭了,快哄一哄都使。这个疙瘩不可留到明日啊!”若泉苦口婆心,总算是哄得姜长婉停了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