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一百八十三章 艳情俗案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林老夫人静静地听着这对夫妇的争执,忽一下将手边的茶盏扫到了地上,瓷碎脆声,水溅石板,两人俱是一惊,慌忙跪下了。手机端

  “我不知,你是个这般糊涂的性子!”林老夫人看向林天晴,以一种缓慢而难以置信的语气说。

  “祖母明鉴,孙女自觉并无做错,正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纵使父亲有错,也不该枉顾血脉亲情呀。”林天晴虽跪着,但口中所说话仍旧是不肯低头。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林老夫人似乎觉得很可笑,嘲弄的摇了摇头,“你简直不知在读些什么书!所谓父子,又不是让人一味愚昧顺从。做父亲的若是没有父亲的气度,如何要求做儿子的要守儿子的本分?此乃父父子子!”

  林天晴沉默不语,只是瞧她的神色,依旧是不太服气。

  谢灵台并没因为老夫人替自己说话而感到得意,他有些怜悯的扫了林天晴一眼。

  “再者,此事与父子无关,与夫妻有关。你与灵台结为夫妻,事事不与他商量,自作主张,这是为何?哪怕是你觉得他不该如此冷待生父,你也该好言相劝,为何要背着他与严家联系?更何况还有婆母在堂,你可曾考虑过她的感受?”

  林老夫人一气说了这许多话,有些接不上气,咳了两声,谢灵台忙起身伺候她饮了一口提气的参茶。林老夫人这番话听是在斥责林天晴,却也是为她好。

  林天晴不言不语,只是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了下来,一滴滴的砸在地上。

  谢灵台睇了老夫人一眼,见她一脸心疼,便上前扶起了林天晴,道“你身子弱,还是先起身吧。”

  “灵台,公主前些日子来我这儿的时候,瞧着她面色少了几分红润,小厨房想出了几道药膳给她补身子,你帮我瞧瞧去,看看药理可通?”

  这药膳的方子是太医瞧过的,自是对症的,林老夫人这话是想将谢灵台支开了。

  谢灵台心知肚明,便松开了扶着林天晴的手,道“是。”

  林天晴的手指下意识的蜷曲了一下,想要抓住什么,却只是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这屋里只剩下了三个人,林老夫人对离自己五六步远的林天晴道“说了你几句,便恼了祖母?”

  林天晴走到她身前,摇了摇头,“祖母都是为我好。”

  “知道这个还是好的!”林老夫人捏着她的手,道“若想让夫君与严家破冰,首先得让你婆母点头!”

  一听到这句话,林天晴忽得抬起头来,望着林老夫人。

  林老夫人了然的望着她,像是一眼望尽了林天晴的心。

  “只是严家那位,是个臭石头。沾染上了未必是好事。若是真叫你夫君认祖归宗了,铁定会让你们分府别住,你可想好了。”林老夫人对林天晴道。

  林天晴垂了眸子,避开林老夫人的视线,十分谨慎的说“夫君肯与不肯还不知道呢。也不一定会分府别住。”

  林老夫人松开了林天晴的手,只一粒粒的拨弄着自己掌心的一串珠子,慢悠悠的道“你自己瞧着办吧,说话软乎些,人都爱听软乎话。”她合上了眼,似乎是困倦了。

  “姑娘,回吧。”罗妈妈轻声的说。

  林天晴对林老夫人福了福,转身离去了。

  她刚走出院门,林老夫人像是有一双跟着她似的,马上就知晓了。

  她睁开一双浑浊的眼,道“姑娘大了,主意也大了。”

  “也不见得吧?”罗妈妈安慰道“许是您多心了。”

  “她在这家中近来总是一副人厌狗憎的做派,说话阴阳怪气的,那日公主来我这儿都抱怨了,她虽是公主,却也不是那么不容人的。”林老夫人叹了一口气,道“上月,连赵管事被她给辞了,难道你还瞧不出她的意思吗?”

  赵管事是罗妈妈的亲戚,也就是林老夫人的人。他手下管着林天晴名下的几间绸缎庄子,近来却因为账目不清楚,被林天晴给撸了下来。

  “账目不清楚?怕是账目太清楚些了!我不过替她多看了几眼,她心里便不乐意起来。”林老夫人心里实打实的有几分难过,自己从小看顾到大的孙女,如今却是处处防着自己。

  罗妈妈见林老夫人心中通透,便也不再帮着林天晴说话,直言“晴姑娘的确变了性子,上回公主出了月子,说想去庄子上跑马。夫人说小姐有一处庄子,雅致清幽,最适合女眷游玩。夫人说这话,原是想叫小姐与公主多亲近亲近,不过是个庄子,谁人没有?可小姐竟不大乐意呢。”

  “愈发小性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如何苛待了她。”林老夫人起身,由罗妈妈扶着进了里屋。

  “老夫人何不与姑娘直说呢?”罗妈妈不解的问。

  “她禁不住!”林老夫人一声长叹,道“我何尝不知,她觉得自己是个孤家寡人!尤其是宝儿出生之后,我那儿媳的魂都飞到自家孙子身上了,哪里还能顾忌她的心思?”

  小陈氏一直拿林天晴做自己女儿瞧,可是有了亲孙子之后,她的心思自然是偏了,这本是人之常情,无可摘指的呀!

  再说这添丁乃是极大的喜事,连林老丞相都挡不住重孙的可爱模样,更何况小陈氏。

  “还是王妃的性子与您相像,疏朗大方,大事不漏,小事不理。”罗妈妈见林老夫人郁郁寡欢,忙搬出宋稚来。

  “诶?秦妈妈可有与你说说,逐月的事儿?”林老夫人也记挂着逐月的事情。

  “逐月出了事儿,王妃又有孕,她哪里敢离开王府?”罗妈妈替林老夫人揉捏着肩颈,道。

  “不妨事。”林老夫人挥了挥手,“我那外孙女婿是个细致的,也知道逐月与稚儿从小一块长大,主仆情分深,想必会处理妥帖。”

  “逐月出嫁时,王妃将身契都给她了。”罗妈妈道。

  林老夫人惊讶的回首,道“这我倒是不知的。”

  罗妈妈自己为仆,知道宋稚这做法是多么的难得可贵。

  宋稚将身契还给逐月,原是不想她的孩子日后仍背负着奴籍,没想到倒是给自己省去了一番麻烦。

  逐月已经不是王府的奴仆,苏峥并未卖身,两人在籍契上与王府并无关联。严寺卿在这一事上,抓不到宋稚的错处。

  不过逐月怎么说也是大有嫌疑之人,她怀有身孕,又是王妃的心腹,这冷面无情的严寺卿竟也卖了沈白焰一个面子,只在苏家软禁了逐月。

  “他怎么会卖你面子?不是说连太后的面子也不卖吗?”宋稚单手托腮,不解的问。

  沈白焰只露出些无奈的神色,道“原先替他背的黑锅,还是有些用处的。”

  “查得如何了?”宋稚转了转腕子上的玉镯,道。

  “糕饼里有毒,尸检也说朱娘子中毒而亡,婢子又说朱娘子只吃了糕饼,话里话外又暗示苏峥与朱娘子有染。外头传的正热闹呢。昨个你哥哥还从旁人口中听了一耳朵。”沈白焰剥着小厨房新用盐巴炒过的南瓜子,道。

  “艳情俗案,最招人耳朵。”宋稚将瓜子丢回盘中,有些心浮气躁。

  “严寺卿却也不是个傻的,太后娘娘想彰显公正,所以选了他。但这人却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尤其是对案子。朱霖没找到,朱娘子和苏峥之间的关系唯有婢女的一面之词,逐月为何要用王府的糕点毒杀朱娘子?这案子满是漏洞,他不会草草结案的。”沈白焰并不担心。

  “即便案子破了,苏峥的名声也毁了。如何是好?”

  “放心,只需编个更大的故事,百姓忘性大,很快就会不记得此事了。”沈白焰胸有成竹的说。

  宋稚瞧着他这十分笃定的样子,心里却是有些担忧。

  可只过了一日,这些许担忧便烟消云散了。

  观文殿的齐学士深夜被人赤身裸体的从摘春楼丢了出来,说他身有暗病还去摘春楼嫖姑娘。虽是深夜,这摘春楼所在之处却是难得的热闹,勾栏瓦肆比比皆是。

  这个中年裸体男人突然出现,自然引起了众人的惊慌和嬉笑。

  齐大学士一向以清高自居,去嫖妓自不会用自己的真实身份。只说自己是个普通富户,他用手掩面,四下逃窜,惊惶如一只待宰的猪猡。

  可没想到人群中忽然响起男子雄浑的声音,“这不是观文殿的齐学士吗?”这人只说了这么一句,随后便消失了。

  也只消这么一句,足以让他身败名裂。

  朝堂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齐学士乃是太后的人。此人并无几分实权,只是口舌了得,做了太后的一把刀,她指向何人,他上下嘴皮子一碰,能生生捏出几条罪状来!

  第二日齐学士称病未上朝,请求罢免他的奏折如流水一样涌到皇上的手上。

  若说领头的那几个大臣是真的瞧不上齐学士这嫖妓的做派,剩下的人,不过是凑个落井下石的热闹罢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