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一百八十七章 金肚子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沈白焰现在最想说的话并不是这些,可真正要说的话,却是难以开口。手机端

  宋稚虽还是觉得身子骨有些软,手脚也使不上劲儿,但人已经舒服多了,只是觉得疲累。小厨房早早备上了药膳粥,只等着他们要呢。

  宋稚难得见沈白焰脸上有这种欲言又止的神色,通常而言,他们二人之间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待如何?”宋稚突兀的说,她抿了一口沈白焰喂过来的血米粥,唇瓣上沾了些薄红色的粥水,勉强显出了几分红润。

  沈白焰用拇指肚擦去她唇瓣上的残粥,又随手揩在一块帕子上,道“若是她识时务,我便替她寻一户好人家,嫁回崔家相熟的人家去也可。若是她执意要留在王府,便将她拘在自己的小院里,留她终老也就是了。”

  宋稚闻言点了点头,又抬起眸子望着沈白焰,她眸光朦胧,似一汪浅池,道“太后娘娘说,你与这位芬蕊姑娘也可算是青梅竹马。”

  “若是自小相识的女子,我统统都要娶回家,这王府的后院早就乌烟瘴气了。”沈白焰将勺子往宋稚唇边递了递,语气十分无奈。

  宋稚微眯了眯眼,道“哦?怎么?你有许多相识的女子吗?”

  沈白焰执着的伸着手,直到宋稚又抿了一口血米粥后,才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不然要呛死的。”

  宋稚听到这话,被呛的咳了两声,说“何解?”

  沈白焰忙见粥碗放到一旁,给宋稚抚背,“就像郑国公,郑国公夫人大度贤德,左一个妾室,右一个通房的将郑国公的后院塞的满满当当。可儿辈唯有嫡出,仅有的几个庶出皆是女儿,而且亲生的姨娘皆莫名的病逝了。”

  宋稚知道这位郑国公夫人的厉害之处,看着笑眯眯的,最是爽朗不过,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孩子个个拔尖,在国公府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不曾想也有这样的阴面。

  “我又不会如此行事。”叫宋稚用避子汤药管束着通房姨娘或许能做到,可若要她去母留子,着实残忍了些。

  “我知。”沈白焰道“可我又不是贪图温香软玉之人,有一人足矣。何苦寻些连自己也不大喜欢的人,来给你添堵?”

  听到沈白焰说自己并非贪图温香软玉之人,宋稚忽抽了抽嘴角,不屑的瞥了他一眼。

  沈白焰微微僵住,摸了摸自己的鼻梁,道“对夫人自然是例外的。”

  “可我现下有了身子,也不能行房事。”宋稚红了脸,说。

  沈白焰虽不重欲,但每每与宋稚亲近,总是不到餮足不松口,非得叫宋稚低声求饶,婉转抽泣才肯罢休。

  沈白焰神色古怪望着宋稚,见她似乎是真的不大记得了,便说“夫人莫不是忘记了?你先前怀着蛮儿的时候,咱们是如何行事的?”

  他的语气诡异而戏谑,叫宋稚一下忆起了许多令人面红耳赤的零碎画面和暧昧声音。

  宋稚怀着蛮儿的时候,虽然吴大夫隐晦暗示了,说胎坐稳之后,可以适度的行房。

  但因是第一胎,两人都有几分忐忑,也格外谨慎一些。再加之宋稚怀孕后几个月,沈白焰事务繁忙,二人行房次数并不是很多。

  少有的几次……

  宋稚只是略一细想,已经是脸红心跳,耳孔冒烟了。

  她那时被沈白焰弄得羞极了,人也晕晕乎乎的,事后都记得不大分明了。

  两人之间的话题莫名其妙的从一个惹人心烦的话头转移到这羞人的事情上,宋稚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一时间又说不出什么。

  她被沈白焰这样一打岔,又知道了逐月的事情没有什么大碍了,心里一松,困意卷土重来。

  沈白焰见她睡了许多时候,现下又要睡过去了,有些不放心,于是便请了吴大夫再来瞧瞧。

  吴大夫只说无碍,睡得着便好,越是睡身子便恢复的愈快。

  沈白焰这才勉强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他去瞧过蛮儿之后,回来沐浴更衣,小心翼翼的上床与熟睡的宋稚同眠。

  睡到了半夜,沈白焰忽醒了,他起初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忽然醒了,后听到几点零星的雨声,这才知道自己是因这雨声而醒。

  他仔细的替宋稚盖了盖被子,就听见宋稚微弱的轻哼了一声,翻了个身,钻进了沈白焰的怀中。

  沈白焰在宋稚的鬓发上轻轻蹭了蹭,与她一道重新陷入香甜的睡梦之中。

  ……

  院里的茱萸果子上挂着昨夜的雨滴,因担心茱萸果子有微毒,所以只栽种在高处。

  姜长婉坐在窗边,一手拿着一把精致的团扇,另一手托腮,抬首瞧见这无数颗茱萸果子上沾着的雨滴。

  雅儿穿着一件蔷薇色的旧衫子,乖巧的坐在姜长婉身侧习字,说是习字,还不如说是鬼画符。

  小孩子手骨柔嫩,尚未长成,姜长婉只是让她学一个大概的姿势罢了。至于真正的习字,得等孩子五岁之后再开始。

  “母亲,你在瞧什么?”雅儿写了一会子,觉得有些厌烦了,便将笔丢开,想寻些旁的事情做。

  姜长婉偏首瞧着雅儿,笑容虽温柔,却莫名有种哀婉之意,只听见她道“我想看看这茱萸果子上的雨珠儿,哪一滴会先落下来。雅儿来与母亲打个赌吧?”

  雅儿闻言亦抬首去瞧,是选这最尖上这颗茱萸果子好呢?还是选最红润饱满的那一颗呢?

  正在雅儿偏头细想之时,只见这树枝上又飞来一只野雀儿,它轻巧的落在了树枝上,雅儿稍吸了口气,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她轻轻的说“鸟儿好轻,水滴还在。”

  这只野雀儿有着漆黑的小脑袋,鹅黄的胸脯,眼下方似有一小块月白色的半圆。

  “这是什么鸟儿?”雅儿像是怕自己的声音惊着了雀儿,依旧捂着嘴道。

  姜长婉略想了想,不大确定的说“似乎是金肚子。”

  “金肚子?”雅儿大概是觉得这个名字十分贴切,便朝鸟儿连连唤了几声,“金肚子,金肚子。”

  这雀儿竟也真的朝雅儿啾啾了两声,作为应和。

  “你可要轻些,别弄掉了雨滴。”雅儿将一双小手卷成拱形,对雀儿喊道。

  这番童趣的举动,也只有孩子才做得出来了。

  雀儿似乎懂了,它的小爪子牢牢的抓着树杈子,只谨慎的转动着小脑袋。

  雅儿放下心来,仔细挑选着她看好的茱萸果子,片刻之后,她伸出小手指着最尖处的一颗茱萸道“那颗先落。”

  姜长婉顺着她手指的地方望去,却听见一阵清脆的鸟叫声。

  树上的雀儿应和着叫了几声,小爪子一蹬,便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一阵微雨就发生在短短的瞬间,茱萸果子上的水珠悉数坠落,赌约便也算不得数了。

  雅儿懊恼的‘唔’了一声,却见姜长婉目光空洞的望着半空,半晌才道“金肚子向来是成双成对的,早该想到的。”

  雅儿此时心思已经被纸上一滴形似假山的墨迹吸引住了,并没在意姜长婉说了什么,就算是她听见了,小小的一个孩子,也是没办法理解其深意的。

  前些日子,周夫人忽然一病不起,以自己身子不好,怕是不能在人世间久留为由,强压周决纳了孙芊芊进门之后,姜长婉与周决之间便生生添了一道嫌隙。

  孙芊芊一进门,周老夫人就像吃了灵丹妙药一般,瞬间生龙活虎起来。她自说自话,只道是‘冲喜’的缘故。

  姜长婉也是挣过的,她的嫡母应氏曾借着某日与周老夫人吃茶的时候,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岂料周老夫人竟让妈妈拿来一张誊写的药房,那便是吴大夫开给姜长婉的那张!

  原只是体热需调养的方子,在周老夫人口中将三分说成十分,仿佛姜长婉随时都会暴毙一般。

  应氏不明就里,又听周老夫人身边的妈妈将若泉偷偷出府抓药的情景说得活灵活现,心里一下失了主意,略坐了坐便去寻姜长婉。

  姜长婉听到此话,这才知道周老夫人又阴了自己一把,现如今自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姜长婉心知宋稚原是好意,谁人又能想到这方子竟成了周老夫人手里最好一条理由呢?

  她虽没说,但心里对宋稚有了些许的埋怨,王府也是许久不去了。

  直到今日从娘家嫂嫂那边听说了,太后娘娘亲自赐了一名宫女给沈白焰做妾室的事情。

  而且那妾室来头不小,推举不得。

  姜长婉口中替宋稚打抱不平,心里却是有了一丝诡异的快感。这心思太过龌龊,姜长婉不敢细想,也不敢多想。

  “夫人,都使说今日晚膳在咱们院里吃。”若泉走了进来,道。

  雅儿快乐的欢呼了一声,姜长婉只平静的道“那便让小厨房备些他喜欢吃的吃食吧。”

  若梅早些时候已经来报,孙芊芊今日来了月事,定是不能伺候周决了。

  姜长婉在心中轻嗤一声,‘我竟也成了个玩意?’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