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十九章 春华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宋瑶微微蹙眉,“什么事?”

  “前院的刘嬷嬷前些日子到我家去了,漏了些口风,说是要给我说亲事,说给她家侄子,是个脑子不大灵光的,我,我不愿嫁。手机端 ”春华低垂着头,声音颤颤巍巍的。

  宋瑶一怔,‘春华说亲还早了些,说起来春巧比春华还大了三岁。’

  “你年岁不大,为何偏偏求了你?”宋瑶玉葱似的指甲映着银绿绕金丝褶裙,有种含蓄的冷意。

  “说是奴婢的生辰八字与他相称。”其实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刘嬷嬷是看上了春华丰腴的臀腰,觉得好生养。春华一想起她那日露骨而粗鄙的话,还忍不住面上红烫。

  “丫鬟们的亲事都得夫人首肯,刘嬷嬷可去求了太太?”

  “还没有,正是因着还没有,所以才有一丝回旋余地。”春华一着急,说话倒是字字铿锵起来。

  宋瑶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只觉得春华倒是与往日有些不同了,看来兔子若是急了,恐怕也是会咬人的。不过,这兔子终归是兔子,就算是咬了人,又能有几分的力道?

  这样想着,宋瑶便轻叹了一声,“春华,你也跟了我好些年,虽说不大机灵,但到底是勤勤勉勉,也不曾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但你是知道我的。比不得大姐聪慧,更比不得三妹金贵,夫人又不待见我。你这事,若是夫人跟我提了,我至多再留你一两年,旁的我也没法子了,我如何好拂了夫人的意思呢?”

  春华在开口之前,就已经把宋瑶的心思猜的七七八八,听到她这样说,心里反倒定了定。她想起宋三小姐那日的点拨,便向前走了几步,伏在宋瑶耳边又轻又快的说了几句话,又退回原地站着。

  宋瑶的如丁香一样小巧而白的脸庞,漫上了一点点冷意,随后又转成颓然和无奈。

  “她可是都拿去给宋嫣了?”宋瑶问。

  “银钱大多都是拿去了,但是那些首饰,应当是没有拿去。春巧独住一个屋子,有些事儿奴婢实在难留意。”春华心跳的厉害,但一想起宋三小姐那双深如古井的眸子,不知为何就慢慢的平复下来了。“我自知无用,不能帮衬小姐,但小姐的苦处我虽知道,但一直都是有心无力。”

  “不怪你,”宋瑶自嘲一笑,“我都是这般的窝囊,还想让下边的人怎么做?”

  “小姐也只不过是身不由己罢了。”春华轻声说。

  “身不由己,说的好。我这一生,就是一个身不由己。”宋瑶目光渐渐放空,落在顺着窗户缝隙漏进来的那一缕阳光上。“生下来不由我,怎么活也不由我。”

  “小姐可要一搏?”春华抬起眼,目光虚虚的落在宋瑶的两道细眉之间。

  “搏?我有何资格?”宋瑶微微偏头,移开了视线,“你不要为着自己的事儿,在这撺掇着我。”

  “奴婢不敢,”春华露出一个凄苦的笑,“我同小姐都是一样的人。我生母早逝,爹爹昏糯,继母阴毒,不然也不会为了几块烧肉,便把我许给个傻子。”

  宋瑶垂了眼,她的眼睫稀稀落落,显得面容寡淡。她又想起自己的生母柳氏,连她的样貌都不知道,更遑论性情、喜恶。“我又能怎么办呢?”

  春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宋瑶无声的笑了一下,“咱们主仆俩也难得有说心里话的时候,你想说什么便说吧。”

  “我看三小姐,倒是个立得住的。”珠光晃动,春华站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楚神色。

  ……

  临渊楼上辟出了一个小小的靠窗隔间,专门给宋稚。今日先生布置了一篇试论,便放了学。林天朗便和宋稚一同从西面的窄楼梯上往下走。

  “可听的懂吗?”林天朗问这话的时候,秋天的第一枚落叶晃晃悠悠的飘了下来,掉在宋稚的掌心。

  “我不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上了几天学,朗哥哥就心急着要考我?”宋稚捏着叶柄,用指尖捻动,叶片快速扇动,成了一团朦胧的黄。

  “不过问一句罢了,怎的这么小气?”林天朗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那株银杏,发觉已经黄了近半。他又瞧了瞧宋稚手上的落叶和她身上那件素粉绣白樱的褂子。

  “你怎么还穿的这样单薄,都不冷吗?”林天朗觉得这褂子看起来单薄的很,便问了一句。

  “里头多加了一件单衣,一点儿也不冷。”宋稚伸出指尖,触了了林天朗的手背。

  林天朗只觉得手背上一点温热,便笑道“小丫头看不出来,身子倒是热乎乎的。”

  宋稚扬了扬眉毛,露出一点得意的笑,在看到前方来人之后,笑容微凝。

  “林少爷,宋小姐。”芮希朝二人拱手行礼,他穿着一身再寻常不过的靛青布袍,却硬是穿出了几分郎朗气度。

  “怎么了芮希?”林天朗一笑,那眼角唇角的纹路就跟林清言一模一样,“怎么不去吃饭?那帮蝗虫我可是见识过的,你若是去晚了,可是没饭吃的。”

  “今日饭堂的主菜是冬瓜盅,我一吃冬瓜肠胃便不舒服,不如稍晚些回去烧一碗热汤,配两个饼子吃了,倒还舒服些。”芮希十分自然的说,除了刚开始打招呼那一眼,并未再直视过宋稚。“我是觉着今日试论的题目颇有些模棱两可,我有些拿不准主意,想来找你讨论讨论。”

  “你不吃饭,可朗哥哥却是要吃饭,我也是要吃饭的。不若你先回去吃了再说的,饭堂里头除了主菜,还可以吃些别的呀。”宋稚脆生生的说。

  芮希刚想开口,又听宋稚道“若是赶不上酉时大门下钥了,那就明个再讨论吧。先生方才不是说了么,给足三日,又不是明儿就要交了。”

  日头虽已西沉,但天色还算敞亮。宋稚的容貌跟那日在竹林相比,浓眉分明,目如点漆,线条极为精致的粉嫩花瓣唇,显得更明艳动人了一些。芮希不敢盯着看,只扫了一眼便垂了眸子,道“宋小姐思虑周全,是我莽撞了。那林少爷,明日我们再谈。”

  “好。”林天朗自然无不可。

  待芮希走后,宋稚和林天朗一同前往宁听院陪林老夫人用饭。

  “稚儿,是否是哥哥多想了?芮希可是什么时候得罪了你?怎么总觉得你不大喜欢芮希。其实离晚膳时间还有一个时辰,说上几句,也耽搁不了。”林天朗是个心里藏不住话的性子,有什么便痛痛快快的问了。

  “这人是个心思重的,我不爱搭理这样的人罢了。”宋稚道,天还未黑透,宁听院沿途就点亮了一排排的灯笼,看的人心里暖和和的。

  “可稚儿,但你在今日之前,甚至可以说不认识他啊。”宋稚的解释反倒叫林天朗更不知所措了。

  “我见过他,在归来寺的时候,他擅自涉足女眷居所,被我发现,还多番狡辩。在朗哥哥面前,却是一副温文尔雅的作态。这不是心思深沉,这是什么?我还说他是个登徒子呢!”七分真三分假,宋稚说的极为肯定,一边说一边还做出后怕的神色来。

  林天朗面色凝重,暗含怒气,“竟有此事?我找他去。”少年郎的脾气说来就来,宋稚忙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才拖着了他。

  “此人擅长狡辩,朗哥哥此番若是前去对峙,他必定不会认。再说了,那次去归来寺,是去我和姜姐姐同去的。若是把他逼急了,瞎说一些浑话就麻烦了,不要牵连到姜姐姐才是。”宋稚的声音那样软绵,但是说话又急。听起来就像是糖豆掉地上了,一颗颗的脆响。

  “那就这样轻轻揭过?总得要问个明白才是!”林天朗仍旧是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

  “一个人的性子,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但骨子里的东西终究是藏不住的,下次若是让朗哥哥逮住了,一并发作也好。我今日告诉朗哥哥这件事,就是要朗哥哥防着他,不要太掏心掏肺,并不是要朗哥哥给我出气的。”见他停了脚步,宋稚也缓了口气。

  “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是看不出。”林天朗略低头,对上宋稚的视线。“芮希此人,文章写得极好,而且字也是上佳。还有那一手的花鸟花,若是假以时日,能成国手也未可知。”

  “嗯,我知道朗哥哥惜才。”宋稚知道的又何止这些呢?

  芮希除了善画花鸟之外,美人图也画的极好。前世一个状元郎,居然跑去给八皇子的姬妾们画人像,这事若是传出去,真的叫做有辱斯文。

  “俩兄妹站在院前说什么悄悄话呢?”罗妈妈喊了一句,“还不快进来。”

  宋稚轻道“朗哥哥先别想了,去见见祖母吧。”

  林老夫人午睡睡得足了,现在精神还挺不错的,只是神色略有忧虑。“听说你今晚留在这用膳,本来你表姐也说要来,但岂料傍晚起了阵风,她的头风就又犯了。”

  一说起林天晴,宋稚便默了默。她这个表姐胎里不足,身子骨极弱。宋稚记得,她没能熬过今年冬天。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