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一百九十二章 巫族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依附八皇子的人都死了八成,剩下的全是个不成气候的虾兵蟹将,还被嘉安太后用各种各样的由头打发的远远的,她尚且谨慎至此,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如何能躲过轮番查验?”宋稚没有顺着沈白焰的思路去想,反而道。

  沈白焰缓缓的点了点头,道“也有道理。听若晖说,那皇子那个小儿子是被下人出卖,直接抱出来的。”

  一道飞快的剑光,解决了婴孩和那个供出孩子的下人。

  这背后残酷真相沈白焰没有说下去,但宋稚能猜到。

  从前沈白焰和宋翎站在一块时,总觉得沈白焰身上有淡淡铁器腥味,而宋翎身上则只有宋府洗衣惯用的梅花皂角粉味。

  后来他们二人身上的味道渐渐相似起来,尤其是深夜从外边回来的时候。

  沈白焰总是先沐浴后才进内室,小心翼翼的避开宋稚。可叫宋稚守在房门口逮住了两回之后,沈白焰也就惯了,不再躲她。

  宋稚让婢子给他备好洗澡水,若是她精神头还好,便守在一旁等他洗完,两人相拥而眠。也有宋稚撑不住了先睡着的时候,睡到一半时忽然被人拽进了怀里。

  他们夫妇默契颇深,感情又好,即便是这样,沈白焰也不敢说自己会将全部的阴暗面展示给宋稚看,而宋稚,也是一样。

  在沈白焰说出自己的猜测之后,两人都默了默。

  宋稚之沉默,是因为她想到那个婴孩的死亡。

  而沈白焰的沉默则是因为他在回想八皇子儿子的事情。

  宋翎当时回来的时候,情绪有些低落,甚至可以称得上沮丧。他只说事情已经处理完了,略提了一句婴孩的事。

  他越不想提这件事,只能说明这孩子处理的越干净利落。

  “回去我便把那楚影兰唤来,问个清楚。”宋稚想了想,觉得楚影兰回是这件事的知情人。

  “她未必知道。”沈白焰一边说,一边拿起酒壶,却发现酒壶空空如也,酒水在方才的交谈和思索时,已经喝尽了。

  流星福了福,道“奴婢出去另取一壶。”

  待流星走后,沈白焰又道“世人皆以为八皇子贪图美色,妾婢甚多,其实这不过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八皇子在子嗣方面似乎有些艰难,所以广纳妾婢。十余个妾婢唯有两个诞下了女儿,楚影兰倒是曾有孕,是个男孩,但孩子并没活下来。”

  宋稚从不知这些事,更不知八皇子竟还有两个女儿,她唇瓣嚅嗫着,明知自己不该问,却依旧问出了口,“沈昂的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她本以为自己总会听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可沈白焰却道“我不知道。”

  见宋稚神色诧异,沈白焰解释说“女眷原先都是收押了的,只是楚影兰被汝南王力保了下来后,女眷的管制便开了个口子,由嘉安太后接手过去。她曾说自己会宽容对待,毕竟女眷身在内宅之中,尤其是这两个女孩,一个四岁,一个五岁,实在是懵懂无知。但,我私下查过,这两个女孩现如今踪影全无。”

  “为何?两个年幼女孩,不必赶尽杀绝吧?”宋稚有些不信,虽然她现在与嘉安太后交恶,但是嘉安太后给她的第一印象,永远都是那样的温和良善。

  沈白焰张了张口,他一向不喜欢说旁人的诡秘私隐,但眼前这人是宋稚,他也只能说了。

  “嘉安太后与沈昂差不了几岁,听说她初入宫还是美人的时候,曾被酒醉的八皇子调戏过一番,说调戏二字也许还太过简单了些。可说是,猥亵。后来先帝中毒后体衰,沈昂猖狂,在御前偶遇嘉安太后时,总要寻隙提起这件让他得意非常的往事,用言语刺激嘉安太后。”

  “有这么一桩子事情在,我估摸着能猜到沈昂的那两个女儿如今在何处了。”宋稚略叹一声,前人因后人果,叫人如何评说呢?

  流星送了酒水进来,瞧宋稚递过来一个眼色,便乖觉的出去了。

  “那听你这样说,沈昂的确没有儿子啊。”宋稚回过味来,道。

  沈白焰又抿了一口酒,道“有。他名下宅院众多,许多姬妾并不在皇子府里居住。那个诞下男孩的姬妾偏偏是个身份极贱的,他心里虽高兴,但想着日后若是正妃侧妃诞下孩子,不能叫这个庶长子挡路,便没写在族谱上,也未告诉外人。”

  其实沈白焰也是在那日混战之中,听闻周决来报,说沈昂的一座宅院外竟还几个高手坐镇,明明是该背水一战的时候,却不倾尽全力,如何不叫沈白焰起了疑心?

  如此,才查出了那个男孩。

  真说起来,谁知道那个男孩什么模样?身上有何印记?那下人抱出来的男孩真是沈昂的儿子?又或是浑水摸鱼?

  沈白焰没怎么瞧过那个小和尚,又问宋稚,“你觉得那小和尚与沈昂可像?”

  “这个年纪的孩童五官尚未长开,再说这小和尚脸蛋肉呼呼的,你若说相似,也是有几分相似的。可我总觉得这是先入为主,做不得数。”宋稚摇着头说。

  “你说的也有理。”沈白焰又浅浅的抿了一口酒。

  宋稚原是酥软的靠在桌上,忽然直起身子,道“那,那男孩难不成就是在这个庄子上养着的?”

  沈白焰弹了弹宋稚的额头,无奈道“他拿来豢养姬妾的宅院,里头尽是些淫荡污秽之物,那般乌烟瘴气,我怎会带你来那种地方?此地原是莫少林的宅院,这宅院里的影壁,雕梁画柱上头的画皆是他亲手所雕。”

  莫少林乃是三十年前一等一的雕刻泥塑大师,他身上有巫族血脉,将巫族的文化与中原的画技相结合,雕刻风格虽有富丽堂皇之感,但私下里他最爱诡谲的纹饰,为人古怪阴鸷,并不受京城权贵们的追捧喜爱。

  可一樽泥塑怒目菩萨栩栩如生,无人能及,被人引荐俸给先帝,这才得了这所宅子。

  八皇子显然没将这宅子放在心上,任由荒废,宋稚倒是瞧着这宅子十分顺眼,沈白焰虽未说,但宋稚知道他定是也喜欢这宅子的。

  前世沈白焰镇守西南巫族之地,不知道是形势逼迫,还是沈白焰自己选择?

  宋稚想到这一层,偷偷斜眼去看沈白焰。

  见沈白焰总算是喝够了酒,便让流星进来,将这桌残羹冷炙撤下去。

  两人酒足饭饱之后,反正已经将人遣出去查小和尚事儿了。

  沈白焰和宋稚颇为心宽的将这事儿抛到脑后去了,在这宅子里东走西逛,开始评析起莫少林的作品来。廊下早早的点了灯笼,叫宋稚和沈白焰瞧个仔细。

  “这影壁上雕的是巫族的一个传说。巫族的首领都是天选的,每隔二十年将十个五岁孩童放在瓮中,背到深山里头,然后封山。过上半年再开山,活下来便是下一任首领,由老首领教养至下一个二十年,如此循环反复。”

  沈白焰指着那从瓮里爬出来的几个孩童道。

  “这怎么可能?五岁孩童如何在深山里头活过半年?这也太过,太过……

  宋稚本想说残忍,可是想起方才沈白焰所说的事儿,这残忍二字却也落不到旁人头上,她们这个朝廷所做下的事儿,也是残忍,有何颜面说巫族人呢?

  “是否有隐情我不知,不过巫族的首领世世代代都是这样选的,这个铁定不会错。”沈白焰笃定的说。

  宋稚与他手牵着手,一边慢慢的走着,一边听沈白焰说着。

  宋稚偏头看着沈白焰,昏黄烛光将他冷冽的五官熏染的有了几分柔和,“你为何对巫族的事儿这般感兴趣。”

  “我年幼时,母亲哄我入睡总说些牛郎织女的故事,我嫌无趣。后来她又变着法的说史书上的故事,可她说的不及先生,我不爱听。”

  宋稚听及此处,嘴角抽动,心道,‘你还真是挑剔。’

  沈白焰不察宋稚的嫌弃神色,继续说“我十分盼着父亲来哄我入睡的时候,因为他总会说些我从不知道的事情,大多,就是关于巫族的故事。”

  “他如何得知这些故事?”宋稚忽觉异样,脚步一滞,发觉脚下砖石有异样,垂眸一瞧,原来这砖石上还雕了些纹饰。

  沈白焰仔细的牵着她,继续说“我父王年轻时十分能干,不过他无意于皇位,又恐先帝忌惮,索性远走高飞,待先帝朝纲稳固之后才归来。那几年间,他曾与巫族人打过交道,还学了巫话。世人皆以为巫族人与鬼魅毒虫为伍,心思狠辣乖戾,非我族类。可从父亲口中,巫族人只是于咱们相貌、文化、习俗不同些罢了。他们有丑也有美,有善也有恶,没什么大不了。大抵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我对巫族总是感些兴趣。”

  “原是如此。”宋稚抬首笑道,“那咱们日后若有机会,带着两个去巫族之地瞧瞧。”

  宋稚此时的话不过是说笑,怎会想到竟叫她一语中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