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一百九十三章 乌鸦人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宋稚和沈白焰在莫少林的宅子里住了三日,然后启程回去了。 菱角在门外守着,见流星抱着蛮儿上了大马车,丫鬟们一个个在门口站定之后,便搀着宋稚上了马车。

  沈白焰则翻身上马,与马车并行。

  这一行人与来时没有任何的分别,只是在他们去后半个时辰内,草木随风而动,似有异样。

  暗处潜藏着的守卫,像是蚯蚓一般,悄无声息的化进了泥土里。

  十里之外的一处松动泥地里,忽拱出两个土包来,两个肤色极白的少年从泥地里钻了出来,他们的相貌如出一辙,显然是一对双生子。

  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棕色短打衣裳,动作一致甩了甩头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连手扬起的高度都一模一样。

  一丈之外,素水正坐在廊下喝茶,她看着清闲,实际上也是刚才忙碌好,回到余心楼还不足一刻钟呢。

  “王爷和王妃还有公主可安然离开了?”素水问。

  “是。”说话的这个少年叫做乌狼,他鼻尖上有一粒黑痣,另一个在旁沉默不语的则叫做乌狸,他鼻尖上无痣。

  “那两个和尚呢?”素水给他们两人各倒了一碗茶,招手让乌狼和乌狸来喝。

  乌狼咕咚咕咚的喝完了一碗茶,对素水道“那两个和尚在暗中窥视着,见王爷他们走了,并没有什么动静。只是乌狸听见那个壮实些的和尚低声说了一句,‘那齐羽怎么办?’”

  乌狼睇了自己的弟弟一眼,乌狸上前一步,拱手道“属下在地底下,听声模糊,隐约听到齐羽二字,不知道确切是哪两个字。属下猜测,说得应该是那个小和尚的俗家名字。”

  “弃婴如何有俗家名字?难道身上留有什么身份证明?”素水捏着茶杯,缓缓转动,问。

  “这,属下无从知晓。”乌狸和乌狼垂首,道。

  “好了,你们二人守了这些日子也累了,先去休息吧。”素水吩咐道。

  ‘齐羽。’素水在心里轻轻的重复着这两个字,‘若是琪予呢?这可太像皇家血脉的名字了。这一辈刚好从玉字,当今圣上的表字,便是琅兴。’

  素水细细的想着这种可能性,‘不对。若那小和尚真是八皇子的孩子,十二皇子此举究竟是何意?有意引着沈白焰去救八皇子的孩子?’

  她目光一凝,足尖在石凳上一蹬,跃了出去。说起来,菱角的轻功还是素水教给她的,既然是师父,素水的轻功自然要更加精妙、娴熟。她这一跃,茶碗里的茶水只是微微一震,人却纵出去好远。

  在她离去之后,一个女子悄悄从假山堆里探出脑袋来,一身白衣,浓眉飞扬,一瞧便知她是冉韫。

  冉韫因处处打探着宋稚的事情被素水狠狠的训斥过许多次,只是她不肯悔过,甚至在沈白焰面前表露心迹。

  她终日穿一身白衣,只因为沈白焰的名字中有一个‘白’字。如此情意深重,在沈白焰眼中却如同笑话。

  沈白焰年幼时只与素水、飞岚二人交好,与冉韫虽也说得上自小相识,可男女之情真的是连半分都没有。

  沈白焰自不会接受她,若她是寻常奴仆,早就被逐出去了。只因为冉韫从小在余心楼长大,对这里的一切都太过熟悉,若是放了她,说不定会漏些什么出去。

  所以沈白焰只是下令不许她再出去执行任务,只待在余心楼里头做些文书和洒扫的活计。

  冉韫心高气傲惯了,如何能忍?从她手下出来的暗卫现如今一个个都爬到她头上来了,冉韫这双拿惯了刀剑的手,怎能拿笤帚?

  素水一向警觉,冉韫不敢靠的太近,只是遥遥的瞧见乌狼和乌狸在向她汇报些什么,并未听见一字半句。

  可见到素水临去前脸上的神色,冉韫总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事了不得了。

  ‘那又如何呢?’冉韫有些颓然的想,‘我再怎么努力,再怎么筹谋,也不可能在王爷身边伺候。’

  她前些时候得知太后将身边的一个宫女赏给了沈白焰,心下倒是十分艳羡。

  冉韫有一身武艺,本能如男子一般在沈白焰手下挣出一个好前程来,可却因为爱慕之心而盲了眼睛,爱一人痴至如此,丧失自我,说起来也是可怜可叹。

  沈白焰虽不准冉韫再出去执行任务,可也没有将她拘禁在此的意思,冉韫若是想出去,通报一声也是可以的。

  冉韫心念一动,冒出一个堪称荒谬的念头来。

  ……

  沈白焰怕宋稚孕中多思,与她商定,让她不要过问这桩事情,只让他一人处理妥帖便好。

  宋稚应下了,一连月余都不曾问过半字,如此,也安安稳稳的到了秋日。

  屋里收起了凉席,屋门上挂上了遮风的卷帘。

  天气不再炎热,宋稚夜晚也好入眠了,只是今日,却睡得不大平顺。

  “怎么了?”宋稚迷迷糊糊的说,现下是夜半时分,她眠了一觉,做了个噩梦,具体不大记得了,只记得自己抱着蛮儿在荒地的狂奔,后边有一群长着乌鸦头的怪人的追着她。

  眼见就要被捉住了,宋稚忽得醒了,额头和背脊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来,她只觉床铺一旁微微下陷,睁眼一瞧,发现是沈白焰脱了鞋子,正准备重新上床来。

  “素水有发现,觉得事情有些重大,便来寻我。”沈白焰的动作轻极了,没想到还是弄醒了宋稚。

  黑暗中,他颇为歉疚的伸手去抚宋稚的额头,却触到一阵黏腻的冰冷。

  沈白焰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担忧的问“怎么出冷汗了?你做噩梦了?”

  宋稚借势将脸埋进沈白焰宽厚温暖的掌心,含含糊糊的说“做了个荒诞的恶梦,定是你白日与我说了太多巫族的传说。”那鸦头人身的怪物便是巫族的传说。

  沈白焰揉了揉宋稚的头发,道“那还睡得着吗?”

  宋稚没有说话,沈白焰只觉得她浓长的眼睫刮过自己的掌心,有种酥麻的感觉。

  过了一会子,见宋稚已经保持着这个动作,重新睡着了。

  沈白焰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身子扳正,又将她揽进自己怀中。

  原本很快能浅眠着的沈白焰此时却有些睡不着了,片刻之后,他又睁开眼,嗅着宋稚发顶的馨香,默默思量。

  宋稚倒是一觉到天亮,再无噩梦。

  流星进屋时,就见宋稚披了件褂子在床上坐着,手里拿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闲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若是嫁给沈白焰最大的一个好处,便是不用伺候婆母。虽说这样讲实在有些不孝,可这早上能赖上一会子,真的是太舒服了。

  “夫人,您别看太久的书,仔细伤眼睛。”宋稚现下怀的是第二胎,流星已有了经验,说起话来也是头头是道。

  “只瞧了一会,不妨事。”宋稚道。

  流星见宋稚并不是很想起床,只好道“夫人,宫里送来的那个,在外头要给您请安呢。”

  这事儿她也不想传,可也不能不传。

  宋稚正看到一个紧要的关口,生生的卡在此处,只好颓然的将书丢开,道“怎的这么烦人?”

  芬蕊这些时日极是安分,听专门看着她的苏嬷嬷来报,‘不知道是不是清楚了自己的斤两,这些日子倒是安分了些,也不跟宫里的那两个教养嬷嬷厮混了。只是近日总爱去外头,可也只是买些瓜子点子,衣裳首饰,费不了几个钱。’

  芬蕊在宫里过了那么些时日,如今出了宫门,想要好好去外头逛逛也是人之常情,宋稚并不拘束着她,只要芬蕊安安分分的,宋稚乐意给她养老。

  可今日怎么想起给宋稚请安来了?莫不是故态复萌了?宋稚离产期还有月余,现下走路都艰难。

  流星让丫鬟奉上盐水和痰盂,让宋稚漱口。自己又拧了热帕子,候在一旁等宋稚取用。

  “夫人,要不奴婢去打发了她吧。”流星本就想打发了她,可芬蕊身子一歪,竟就跪下了,说自进门起便受了王妃许多恩惠,若今日还不让她答谢,她实在是于心不安。

  “你肯定是没打发成,这才来烦我的。”宋稚垂眸瞧着正在给自己穿鞋的流星,主仆俩默契的笑了笑。

  这些时日菱角被宋稚安插在了蛮儿身边,宋稚身边空了一个位置出来,流星便提了一个茶芝上来。茶芝与流星便陪着宋稚一起前往偏厅。

  宋稚除了将芬蕊带出宫那日曾见过她一面外,再也没见过她。她怀孕时总是忘性大些,现已不大记得芬蕊的模样了。

  宋稚的脚步声临近,芬蕊便重新跪了下来,将头颅低垂着,十分谦卑。

  “起来吧。”宋稚坐在铺了软垫的太师椅上,道。

  芬蕊抬起头来,一张秀丽大方的面容,只是眼眸中莫名有些凛冽之气。

  “你这样瞧着夫人作甚?!”流星见她神色有异,当即斥道。

  芬蕊的瞬间收敛了眉目,露出谦卑的眸光来,仿佛方才的异样只是错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