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

  

  因为这本小书‘辱及皇室’,在市面上流传了半月便销声匿迹了。 不过在黑市上却是颇为畅销,一时间还被炒出了高价。

  宋稚某日在自己的床铺上还瞧见了这本书,羞得她将这书藏在了层层褥子底下!

  沈白焰还明知故问的寻这本书,道“这是楼里的人写得,文采不错。”

  他故作冷淡,眉梢眼角却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分明就是在打趣宋稚。

  沈白焰行事并不遵从章法,就像这回的事情,还有上一回栽在观文殿的齐学士身上的那件事情,皆是如此出人意料,却又效果极佳。

  宋稚这几日正为这件事感到心烦,被沈白焰这样一闹,心里更添了几分烦恼。

  她没言语,只是背对着沈白焰坐到了床上。

  沈白焰见宋稚这样的举动,便依着她坐下,道“怎么了?恼了我?”

  宋稚赌气般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道“我恼你什么。只觉得事情一桩子接着一桩子,像是总是有人不想让咱们把日子过得安生。”

  这可不是好像,流言蜚语并不能空穴来风,必定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再者,沈白焰让人扔了本杜撰的书之后,并未有所动作,那么又是何人将这书堵截了呢?

  何人引爆了这件事情,那就是何人所为!叫他自食其果吧。

  沈白焰在宋稚耳畔低语几句,宋稚惊讶的转过身来,道“真是他?手伸的还真是够长的。”

  沈白焰把玩着宋稚的一缕青丝,道“这算什么难事,主要是宋嫣够蠢,被复仇之心蒙蔽了,做了这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

  其实沈白焰倒是能理解,他叫人细细查验了宋嫣的尸首,发觉她浑身是病,早就活不长了。

  既然活不了了,那拼死也要往仇恨之人身上泼一盆污水。

  只可惜,沈白焰长臂一挥,使了个围魏救赵的法子,叫着污水半点也不曾落在宋稚身上,

  不过这点子内情,沈白焰不打算说与宋稚知晓,何必惹她再多一重心烦呢?

  林氏因着这件事,对宋稚倒是多了几分愧疚之意,也托宋恬送来了几碟子旧时宋稚爱吃的糕点。

  宋稚不冷不淡的收下了,备了礼儿叫宋恬送回去。这一来一去,却显得有几分生疏了。

  迎春跟在宋恬身边,小心翼翼的捧着宋稚给的几个食盒,说是给林氏的,可有一大半是宋恬爱吃的吃食。

  “王妃对小姐您真是贴心。”迎春闻着食盒里渗出来的甜味,道。

  宋恬清雅的面庞有一半藏在阴影里,她笑了笑,道“是,姐姐对我极好。”

  她虽这样说,可迎春总觉得她这句话背后,还有些旁的意味。

  迎春打小伺候宋恬,说起对宋恬的了解,她敢说自己胜过林氏。可就连她也不敢说,自己摸透了这位小姐的全部性子。

  宋恬的性子温和恬静,能对着一副简简单单的花鸟画静坐一下午。若要让迎春坐上那么久,简直比让她砍柴火还累人。

  “四小姐。”马车外忽然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一时间分不出男女。

  迎春假装不曾听见,埋头细数怀里的食盒,其实这食盒一目了然,压根没什么好数的。

  等她抬起头来时,宋恬手里多了一封信,她神色平静的将信放进袖口中,也不急着拆。

  迎春闭着嘴巴,想问却又不敢问,只听见宋恬轻轻的说“你方才这样便很好。”

  迎春惊惑交加,傻傻的看着宋恬。

  宋恬绽开了一个舒心的笑颜,道“娘亲那时候领了五个女孩到我院子里,我挑了你和夏至贴身伺候。你可知道为何?”

  迎春自然是摇头。

  宋恬感受着信封在袖中支棱起的尖角,道“夏至伶俐,你敦厚。旁人说你性子太直愣,我却觉得你通透的很,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这,便是最紧要的。”

  迎春眨了眨眼,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天了只挤出来一句,道“谢谢小姐夸奖。”

  宋恬哑然失笑,不再说话。

  ……

  天愈发冷了,阳儿这几个月来一直在生病,他是足月生的大胖娃娃,身子一向健壮,不知为何竟会被这病气缠身,以至于反反复复的生病,大人小孩皆瘦了一大圈。

  宋稚本还疑心是吃穿用度哪里出了问题,叫人统统查了个遍,却是什么也没查到。

  初兕倒是健健康康的,吃的白胖圆呼。

  宋稚每见初兕,便会想起阳儿,心里也是担心,却不知该怎么办。

  “逐月姐姐说想去庙里祈福。”流星立在一旁,看着宋稚在与初兕、蛮儿玩耍。

  “祈福?逐月上月不是去过了吗?”逐月不但去了,还添了十斤香油,可并无半点起色。

  想来这世间求保佑之人太多,菩萨也顾不过来。

  “说是归来寺新来了一位云游僧人,风致绰约不似凡胎,听过他讲经,整个人如涤清污秽,灵台清明,得他一个开过光的佛牌,便可无病无灾。”

  这些都是流星从逐月口中听来的。

  宋稚自是不信,可也不欲扫了逐月的兴,就道“那就让逐月去吧。你嘱咐她小心行事就是了。”

  流星应了一句,想起逐月那蜡黄的脸,心里也是不忍的很。

  逐月去了一整日,宋稚那日正好与郑燕如有约,说是郑国公府新来了一个北国的厨子,做牛羊肉乃是一绝。

  郑燕如特特邀了宋稚去试菜,她三邀四请,宋稚实在不好推拒,便去了。

  一到郑国公府,却在门口瞧见了十五娘。

  郑燕如是个急性子,知道宋稚来了,急急的来门口迎她。

  “十五?非年非节的,你怎么回来了?”郑燕如瞧见十五娘,惊讶的问。

  这话若是放在寻常人家,必定会觉得郑燕如这个未嫁女欺人太甚,怎么还不叫女儿回娘家了?

  可在郑家,嫁出去的庶女的确是极少回来的,郑燕如自然会感到奇怪。

  十五娘对郑燕如和宋稚福了福,笑容满满的说“小妹叫我回来。”

  她口中的小妹自然是与她一母同出的亲妹子,排行二十二,所以取名叫做郑双双。

  郑燕如更是不解,这双双自幼养在她亲娘身边,与老十五并不亲厚,不知道为何今日竟请了十五娘回来。

  郑燕如不欲多问,只道“行,那你快去吧。今日算你有口福,我与王妃正要试试那北国厨子的烤羊肉,若是滋味不错,就给你们送去一扇,且等着吧。”

  郑燕如说话做派皆爽朗大方,十五娘发自内心的笑眯了眼,道“谢谢三姐姐,谢谢王妃。”

  宋稚平白也得了一个谢,她只是友好的点了点头,与郑燕如一道去她的小院了。

  她出来前应该是嘱咐了小厨房的,宋稚只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极香浓的复杂肉味。

  郑燕如走在前头,回眸对宋稚粲然一笑,道“北国的做法就是这样,味极浓,可也好吃。”

  宋稚看着她无忧无虑的笑颜,心里却叹了一声。

  人,说起来也真是复杂,若你投生成郑国公夫人的亲生女,自然是千好万好。

  郑燕如说不嫁便不嫁,在自己娘家依旧是受宠,想吃这个,或是想要那个,没人敢给她脸色瞧。

  宋稚敢说,林氏定然做不到这一点。

  可你若是生做庶女,那就不一样了。刚出生就失了亲娘,与嫡母又不可能交心,还要处处受到苛待。

  那,郑国公夫人到底算不算一个好娘亲呢?宋稚自然是没有这个资格回答。

  宋稚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将自己的胡思乱想赶出脑海,专心等待美食。

  这北国的羊肉做法实在奇特,竟是用烧得滚烫的铁石板盛菜的。

  宋稚瞧着在铁石板上‘滋滋滋’冒着油的羊肉,实在惊讶。

  郑燕如得意的介绍道“本是不必这般麻烦的,只是小厨房到这饭厅还有几步路,现在天又冷,厨子怕羊肉到了主子跟前就凉了,所以才琢磨出这个石板炙烤的法子来。”

  在羊肉火候还差一点的时候,就将其放在烧热的石板上,等这一路上过来,火候就刚好了。

  “快尝尝。”郑燕如道。

  这羊肉上香料甚多,大半宋稚都未见过,只觉得这香味像带着钩子一样,一股股的往鼻子里钻。

  流星夹了一块搁在宋稚跟前的小盘里,宋稚夹了一块放入口中,牙齿轻易的切割了肉块,肉汁瞬间涌出。

  她的舌尖被轻微的烫了烫,微微的麻意在口腔中扩散开来,“唔!”宋稚捂住口,露出惊艳的神色来。

  “好吃吧?”郑燕如打量着宋稚的神色,见她重重点了点头,才笑了起来。

  郑燕如自然没忘了自己的承诺,让人给十五娘和双双送了一份过去,婢女却带着原封不动的羊肉回来了。

  婢女睇了宋稚一眼,欲言又止。

  “说吧。”郑燕如知道宋稚不是多嘴多舌之人,便道。

  婢女道“十五小姐和二十二小姐吵起来了,夫人也在,夫人身边的妈妈叫奴婢别裹乱,奴婢就先回来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