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二百二十九章 鬼把戏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蛮儿被司茶领去小憩了,流星又吩咐茶韵和李儿娘看顾初兕,她则和菱角一块去了正屋。

  菱角见流星拿了一个烧的半毁的衣裳过来,她刚想伸手拿,流星却一下移开了托盘,道“我疑心这衣裳上有东西。”

  她用一把火钳夹住衣裳,递给菱角。

  菱角本不明白流星为何这般小心翼翼,当闻到那股子蒜臭味时,她立刻放下了衣裳,挡在流星跟前,道“这衣服上有磷粉。”

  “磷粉?是何物?”流星知道这衣服上有古怪,却不知这磷粉是何物。

  “人死后化为白骨,白骨研磨成粉,燃烧时发青白色光芒,世人以为是鬼火,其实这都是因为磷粉。”菱角对流星解释说。

  “那,那这人骨里的磷粉,怎么,怎么能到了这衣裳上?”流星

  “人骨里的磷粉只是一小部分,”菱角见流星脸都吓得白了,忙道“其实人骨、猪骨、鸡骨,就连尿里头都有,还有农家用这磷粉来肥田呢!你莫怕。”

  任何诡怪之事只要与些许粗俗之物沾上边,即可就变得没那么可怕了,流星虽不怕了,可依旧是担心这磷粉之事。

  菱角蹙眉瞧着那衣裳,对流星道“那乳母现在何处?”

  “在吴大夫的院子里,我叫她今日就在那里住下,也派人暗中将她看管住了。”流星道。

  “这件衣裳,你从前可见她穿过?”菱角又问。

  流星知道她想问些什么,道“我找她身边的小丫鬟问过了,这衣裳是府上给她新制的冬衣,她平日里要看顾小公子,走来动去的,又常在屋子里待着,也用不着穿这般厚实的。这两日大寒,她才取了这件衣裳出来,今儿还是头一次穿呢。”

  “如此?那这人便是在府上做下的手脚了。”菱角按捺不住,便要去绣娘院中,寻做这件衣裳的人。

  流星本也想跟着去的,却被菱角阻了,道“你还是守着小公子和公主,这些事儿叫我来做稳妥些。”

  “好,只是近来多事,你可一定要低调行事,将这件事裹在府里头,咱们自己处理完了最好。”流星嘱咐道,她可不想宋稚一回来就见到满府的狼藉。

  菱角点了点头,对流星道“你放心就是,将这院子把好,莫要再生事端。”

  菱角回来了,流星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些,只是不知道宋稚那边如何?

  宋府此时割裂的很,一边是添丁之喜,一边是夫人垂危。

  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为了不叫林氏产后悲痛,乐香斋里的人都被宋稚耳提面命的封了口,谁要是敢在林氏面前泄露半点,立刻光身子打发出京,这辈子别想回来!

  所以这满院子的丫鬟下人,没一个敢在林氏跟前提及曾蕴意的病情。

  宋恬本也想去瞧瞧曾蕴意的,只是宋稚说,如果她也不在林氏跟前,叫林氏起疑就不好了。

  她这才留了下来,瞧着自己新添的小弟弟,在乳娘怀里嘬奶嘬的正起劲,而林氏因为乏力已经睡着了。

  “姑姑,我去趟哥哥院里,若是娘亲醒了,您就帮我圆个场儿,说我乏了,歇去了。”宋恬对周姑姑轻声道。

  周姑姑已经知道曾蕴意病情大为不好,哀痛的点了点头,道“好,姑娘去吧。老身替你兜着,不过瞧夫人的样子,一时半刻也醒不过来。”

  宋恬偏首睇了林氏一眼,见她睡容安详,嘴角似有笑意,心里无比羡慕,无知真乃福气也。

  宋恬对自己身边的夏至道“今日人多又杂,你小心守着我的屋子,我和迎春去去就来。”

  “小姐,雪地这样难走,奴婢还是一块去吧。不然的话,迎春又要扶着您,又要掌灯,着实不便。”夏至道。

  院堂里乱糟糟的都是脚印,还有一个端热水的婆子方才狠摔了一跤,热水全数泼在地上,雪虽化了一大块,可眨眼之间,已经结冰了。

  迎春也附和着夏至的说法,宋恬这才道“好,那你们二人都与我同去。”

  主仆三人在这雪地里艰难前行,平日里不到一炷香便能走完的路程,今日竟走了小半个时辰。

  守院门的小丫鬟瞧见宋恬来了,急急忙忙去迎接她,却不小心摔下了台阶,又添一个伤病者。

  宋恬见丫鬟们都守在厅堂外,便走了过去。“王妃和都尉都在里边吗?”

  “是。”丫鬟们答道,替宋恬推开了门。

  桌上放着几碟失了热气的饭菜,丫鬟们正在撤下去。瞧着饭菜原模原样,看来大家都没什么心思用饭。

  “恬儿?你怎么来了?母亲如何?”宋稚的声音喑哑的很,嗓子里像是混着砂砾。

  宋恬循声望去,见宋稚眼眶红肿,鼻头也是红的。

  她知道姐姐心性坚定,不是轻易痛哭之人,想来是嫂嫂的病真到了病入膏肓的境地了。

  “母亲很好,已经睡着了。弟弟也好,周姑姑正守着她们呢。”宋恬道,她的目光从宋稚身上移到沈白焰肃然的一张脸上,又落在宋翎的背影上。

  她走了过去,轻唤一声,“大哥。”

  宋翎回过身来,他眼角无泪,只是整个人像失了魂一样,看起来了无生趣。

  “嫂嫂,她,如何了?”

  听到宋恬的话,宋翎的睫毛颤了颤,像是回了一丝魂魄,道“大夫用了药,好歹叫她睡了一会子,说是能让她舒服些。”

  大夫用药时曾问,是想多和曾蕴意说说话,还是叫曾蕴意舒服些。宋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稚儿,这些事情你就做主吧。我看看你嫂嫂去。”宋翎在这厅堂里只待了片刻,又去守在曾蕴意身旁了。

  宋恬看着大哥离去的背影,心里也是难过的很,她对宋稚道“姐姐,方才你们在商量何事?”

  “我……

  宋稚哭的狠,有些伤了嗓子,说话听着都有些费劲。

  沈白焰扬起手打断了她,替她回答道“嫂嫂的寿材,府上并未备下,现下大雪封路,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想着,先去旁人家借一副过来,或是去寿材店挑一副匹配的。”

  虽说曾蕴意一直病着,可大家都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就病重了。

  权贵们用的寿材,寿材铺怎么可能常备?都是早早订下的,如此紧急的要一副,只能屈就了。

  宋恬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嫂嫂的病,真的没有回旋余地了?”

  “是,至多不过这几日了,太医也是这般说。”府里的大夫诊治过来不算完,沈白焰又冒着风雪去请了一位太医来,太医现在还没走,被丫鬟领到客房休息了。

  宋恬落下泪来,听到宋稚咬牙道“娘亲院里那些个丫鬟婆子,我定要好好惩治一番不可!”

  曾蕴意发病时,她身边的丫鬟去请大夫,在雪地里摔了一跤,一瘸一拐的到了大夫院里,而大夫却刚巧被林氏叫走。

  其实林氏本用不着大夫,只是为求个心安。

  丫鬟赶紧到乐香斋请大夫,可守门的妈妈听了她为何而来,劈头盖脸先斥了她一顿,说她不分轻重,目无尊长,将她赶走了。

  沈白焰与宋稚还有宋翎都在内院守着林氏,对院门外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阴差阳错间,就生生的耽搁了曾蕴意的病。

  宋恬听了宋稚悲愤之语,轻抚她的肩头,道“姐姐,我怕是难。”

  宋稚抬眸望着她,眸中乃是一片怒意,道“为何这样说?”

  “娘亲发动时,府上稳婆还未到,她惊惧交加,是她下的令,让人去请大夫,要让大夫在院子里守着,一步也不许离开。守门的婆子,也是听了她的令,这才……

  守门的婆子听吩咐办事,可说是勤勤勉勉,宋稚若罚了她,岂不是叫人说她处事不公,又伤了林氏的面子。

  宋稚一时间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怜曾蕴意,怜儒儿,与宋恬抱在一块,滚下两滴泪来。

  “姐姐,你和王爷先回去吧。左右在这守着,也不是个法子。”宋恬后边还有句难听的话不曾说,可大家都明白,难不成在这儿守着曾蕴意死吗?

  沈白焰也道“我先送你回去,然后让人去置办寿材,若晖是没心情理会这些事情了,咱们得替他周到一些。”

  说完他又看向宋恬,道“恬姐儿也是大姑娘了,我们俩先走了,这院里院外你可得看牢了。”

  宋恬不论是在林氏眼中,还是在宋稚眼中都还是个孩子。乍一听沈白焰这说辞,心中顿时涌起许多责任感来,她顿首,道“是,姐姐,你安心回去吧。”

  宋稚此刻其实倦得很,她虽放心不下,可也记挂着府里的孩子,被沈白焰搂在怀中,困意滚滚袭来,叫人无法抵挡,片刻之后便睡着了。

  再度醒来之时,居然已经在自己熟悉的房中,而流星则守在床侧。

  “夫人,您醒了?”当沈白焰把宋稚抱进屋内的时候,流星还以为宋稚出了什么事,得知不过是睡着了,这才将心放回肚子里。

  “嗯,王爷呢?”宋稚就着流星递过来的茶盏饮了一口水,问。

  “王爷在审人呢。”流星道。

  “审,审人?”宋稚一下反应不过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