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二百三十二章 守灵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儒儿叫乳母抱去了,宋稚听了宋恬的解释,有几分悲痛的说“还担心她的身子,想着先瞒住这件事情,可如今看来,她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多伤心。手机端 ”

  宋稚这话有几分赌气之嫌,宋恬本想替林氏分辩一二,可她这几日话里话外也时常透露出曾蕴意身子大为不好的消息,可林氏并不可林氏并不十分在意的样子,反反复复说些客套话。

  什么‘叫大夫多费心。’‘让小厨房送碗血鸽汤。’之类的话,可她不知道,曾蕴意不喜血鸽汤的味道,这府上人人皆知。

  “这几日你要费心看着点。”宋稚暂时不想管林氏,对宋恬道,“我也会在这儿,只是偶尔总的要回府看看蛮儿和初兕,恐怕……

  “姐姐,我知道。”宋恬点了点头,

  “还有亲家府上来人,你要好好招待,若是有些个不中听的,你别放在心上。”宋稚对宋恬嘱咐到,她还是少女,面皮又薄。

  宋恬拍了拍宋稚的手,正要说自己不会的,却被一个愤怒的男声打断了,“儿媳妇身陨,一家的主母竟连个面儿也不露,这叫个什么理!”

  这声音从院子传进屋里来,宋恬话头一变,有些惊慌的说“是曾家的那个次子!叫曾西安的!”

  宋稚一边着急的朝外走,一边道“他怎么能这样!在嫂嫂院里大呼小叫。”

  宋稚一出门,与在院里吵嚷的曾西安打了个照面,曾家大哥正扯着他曾西安,叫他不要再闹事。

  “哟,王妃来了?”曾西安不屑道“如今这府里头可是你管事了?”

  宋稚没有理他,只是看向曾家大哥,缓声道“曾家大哥,我娘亲并不是故意不来,她刚刚生产过,连床都下不了,这是众人皆知。”

  曾家大哥连连点头,这事儿宋府下人在传话的时候就已经说了,谢氏也清楚,刚刚生产过后,身子自然无比虚弱,而且刚生产之后的人身上血气未尽,到新丧者灵前容易发生冲撞。

  所以不论如何,林氏都是不该露面的。

  “哥,你怎么如何好说话?就是你这样好的性子,所以才叫咱们妹妹才叫活活欺负死的!”

  曾西安此时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仿佛与曾蕴意的感情极为深厚,可曾蕴意在世时,经常惹曾蕴意怏怏不乐的人也是他。

  “嫂嫂刚刚过世,甚至还没有净身躺入棺椁,就算是为了嫂嫂,请你让令弟住口吧。”宋稚实在不想再与这个胡搅蛮缠之人争辩,对曾家大哥道。

  曾西安瞪着宋稚,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浑话,忽然整个人往后一仰,厥了过去。他的身子倒下去,露出背后的菱角来,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站到那地方去的。

  “你!”曾家大哥虽知弟弟行事荒唐,但见他被人击昏,心里还是不痛快的。

  “曾家大爷不必心急,掐掐人中便醒了。这是二爷聒噪,还是回府上休息的好。”菱角转了转手腕子,道。

  宋稚没训斥菱角不规矩,也没出言安抚曾家人,偏头吩咐流星把儒儿带来时,瞧见李朔风穿着一身黑衣,手臂上缠着麻布,走了过来。

  他瞧着着院里僵持不下的局面,咽了口口水,道“王妃、曾大人灵堂置办好了。咱们带上小少爷一块去吧。”

  宋稚沉默着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一步,示意曾家大哥先行一步。

  见她已经先行示好,曾家大哥也不是难缠之人,把弟弟交给随从之后,便往灵堂走去。

  李朔风悄悄走到宋稚身后,跟着她走着,轻声道“王妃,我寻不见都尉。”

  宋翎方才亲自将曾蕴意的尸首放入棺椁之中,又在棺椁前立了许久,李朔风一直看着他,叫他那神色,恨不能自己也躺了进去。

  李朔风不过是解个手的功夫,宋翎便不见了。

  “无事,今日他虽伤心,可也不会迷了心智。”宋稚对自己的兄长的性子还算是有几分把握。

  待他们到达灵堂之后,却见宋翎早已在那里跪坐着,眼神黯哑,唇瓣干裂,神情枯槁如木人,比已经逝世的曾蕴意还要像个死人,曾家人瞧着他这副样子,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宋稚和宋恬一连守了许多个时辰,中途只吃了几口奶酪子,猛地一起身,只觉得头昏昏沉沉的。

  夜幕低垂,曾家人回去了一部分,只有那曾家大嫂还在灵堂守着,宋稚瞧着她眼睛肿的像个核桃,连嗓子都嚎哑了,就让丫鬟寻了个由头哄她歇息去了。

  怎么苦都是女子苦,做女儿苦,做妻子苦,做母亲苦,做长嫂也苦。

  宋稚也打算回府去了,走到半道上却见沈白焰迎面而来,他走路带风,衣袂飘飘,说不出的生机盎然,叫宋稚看了眼眸一热。

  “回家吗?”他声音平静,仿佛今日与往常没有不同。

  “嗯,你先去给嫂嫂上一柱香吧?”宋稚道。

  沈白焰点了点头,正当两人朝原路返回时,林氏身边的小丫鬟忽从另一条小径上拐了过来,对宋稚道“王妃,夫人寻你呢。”

  沈白焰转过身来,他尚未说话,气势逼得那丫鬟胆怯的低下头不敢瞧他。

  “我与你同去。”沈白焰道。

  宋稚见那丫鬟神色躲躲闪闪,心知林氏叫自己前去定无好事,不过林氏也不是什么难应付的,便对沈白焰摇了摇头,道“流星,你引王爷去祠堂。”

  菱角与宋稚一道去了林氏的院子里,那丫鬟一直默默引路,院子里的气氛有些怪异,菱角轻声道“主子,莫不是老夫人知晓了?”

  宋稚没有说话,只是瞧着脚下的一块块砖石。

  林氏的屋子像春天一样,四五个炭盆将这屋子里头的每一个房间都暖和极了,林氏头上缠着一个抹额,柔翠正端着一碗镇痛的汤药,一勺勺的喂给林氏。

  见宋稚来了,林氏睇了她一眼,用手掌抵住汤碗,示意不要柔翠再喂了。

  柔翠道“夫人,您才喝了两勺呢。”

  林氏不说话,宋稚看着她这造作的样子,便知她的意思。

  宋稚走上前,端过柔翠手里的药碗,亲自给林氏喂药。林氏偏过头,摆出拒绝的样子来,“岂敢叫王妃给我喂药,现在你不仅做王府的主儿,还做起我宋家的主来了。”

  “娘亲这是什么意思?”宋稚低头轻轻吹着手里端着的药碗,道。

  林氏最见不得宋稚这漫不经心的样子,仿佛自己在她眼里是个不值一提的玩意,她一下怒意上涌,道“我儿媳妇死了!你瞒的我好苦!叫曾家人在背后戳我脊梁骨。”

  原来曾蕴意死了这件事并不是最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自己的名声有损。

  宋稚算是看透了林氏,叹了口气,道“娘亲别动气,你还在坐月子,若是动气,以后指不定落下什么病根儿。”

  林氏撇了宋稚一眼,依旧不正眼看她,道“我若叫你活活气死,你最开心不过。”

  这话着实过了些,周姑姑听了也皱了眉头。

  汤匙一下砸进药碗里,林氏被吓得颤了颤,宋稚将药碗随手一递,柔翠赶紧上前接着。

  “那娘亲认为,我身为女儿,应该在自己亲娘刚刚生产完的时候,将自己嫂嫂的死讯告知她,使得她伤心难以自抑,损了身子,落下病根。然后再让自己亲娘去灵堂守着,迎宾待客?”

  宋稚被林氏方才的话伤了心,神色也不似方才和软。林氏本就理亏,此时被宋稚的话一堵,更是说不出话来。

  宋稚起身,看着林氏产后浮肿的脸庞,忍了又忍,才平静道“这事儿虽是我拍板定下的主意,可我也不是一个人做的主!哥哥失了妻子,却也记得嘱咐我莫让你知道此事,小妹年幼,也知道看管你院里的下人,叫他们不许泄露风声给你知晓。您还要我如何?难不成给父亲去一封书信?”

  林氏刚才知道曾家人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心里都是火气才失了理智,被宋稚这样一说,头脑才冷静下来,但若要她说些哄宋稚的话,却也拉不下这个脸。

  还没等林氏纠结完毕,宋稚已经离去,林氏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

  宋稚一出门,有个林氏院子里的妈妈一下扑倒她脚边,抓着她的裙边哭着说“求王妃饶命。”

  菱角本想将她架开,却见宋稚摆了摆手,道“你要我饶你,那你做了什么?”

  “祠堂钥匙在夫人手里,老奴来取时被夫人缠住问了几句,被她给问了出来。”妈妈哭的涕泗横流,看来是宋稚那日的敲打吓住了这院子里的人。

  “抬头。”宋稚道,那妈妈不解的抬起头,一张宋稚颇为熟悉的脸,这是林氏身边签了死契的妈妈,从前也是看着宋稚长大的。

  宋稚软了心肠,道“姑且信你是无心之失,去找周姑姑领罚。若娘亲身子无大碍也就罢了,若是留下了病根,你也少不了苦头吃。”

  那妈妈千恩万谢,一下瘫软了,仿佛死里逃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