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二百三十七章 遣出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茶韵离去前又对宋稚福了福,眼波流转,像是有诉说不尽的委屈,她小心翼翼的抱着瓮子离去了。

  宋稚踢开了小径上的一粒石子,像是在闲话天气一般,随口道“这几日,茶韵可有生什么事?”

  逐月听出她话里话外的不在意,便将那日的与茶韵之间的交谈和盘托出了,说完又道“茶韵的婚事,夫人心里可有了盘算?雪一融,离暖天也就不远了。”

  “她自是比不得你的。我也不是小气之人,想着多给些银子,叫她自己置办个院子,挑选些过得去的桌椅条凳,总是不成问题的,没想到她倒是个心高的,倒挂念着我的田铺庄子了。”

  其实真论起来,赏给逐月的陪嫁的确是太多了些,可虽说是逐月的陪嫁,但有些体面是宋稚替沈白焰给苏峥的。

  沈白焰意外救了苏峥一命,苏峥替他卖命自是应该的,可苏峥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替沈白焰做了不少事情,赏赐个铺面庄子,叫他平日里好有些进项,不必只靠着俸禄过日子。

  可茶韵的夫君卫实早早就脱了奴籍,说句不好听的,若不是崔叔还在世,这卫实与王府着实关系不大。

  “夫人别生气,这丫头也是替自己盘算太过,怕是昏了脑子。”逐月掂量着宋稚的口气,想来茶韵是不会如愿以偿了。

  流星在旁不言语,她没打算嫁人,刚好少了这一层弯弯绕绕的盘算心思。

  “这几日你陪着蛮儿去我外祖府上,可有什么见闻?”宋稚心里记挂着要去谢过外祖父和外祖母,眼下这病刚好,明日又要去见那位刘夫人,去林府的事情只好再等上一等。

  “林老夫人和林老丞相对待公主都是极和顺的,老丞相还说公主耐得住性子,是个难得的。”

  逐月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好话,却听宋稚叹了一声,道“那看来蛮儿于这绘画一门上,是个没什么天资的。”

  流星纳闷问“夫人为何这样觉得?”

  “外祖父的性子我还不清楚?蛮儿若是个有天分的,只怕他欢喜坏了。他只说蛮儿耐性好,怕是个要下苦工磨的。”宋稚虽叹气,可并不是真的失望,她对蛮儿只有一个要求,开心的过日子便好。

  逐月欲言又止的神色落入宋稚眼中,宋稚奇怪道“怎的了?想说什么?”

  逐月只得开口道“老丞相倒是夸了宋小公子,说他很有天分。”

  宋稚嘴角还未笑起,眸中就流露出悲伤之色来,她也不曾说什么怀念曾蕴意的话,只是道“那以后就领着两个孩子一块去外祖父,叫他老人家一块教导。”

  流星轻声道“夫人别难过,等过几日咱们将宋小公子接到府上,我让小厨房变着花样给他做东西吃。”

  流星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一个失去母亲的孩童,只是脑子里忽然闪过许多吃食。

  宋稚瞧着流星认真的神色,忍不住笑了起来。逐月和流星见她笑了,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宋稚身子刚好,也没在外边多待,回了正院便叫人把初兕抱了过来。

  初兕许久未见宋稚了,一见宋稚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如此情景,怎能不叫人心里一软?

  沈白焰回到家时,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叫人浑身松快的画面。

  他原本该早些回家,不过被吴罚的手上的一桩案子给缠住了,错过了晚膳时辰,原是不觉得饿的,但不知道为何一回到府中,顿觉腹中饥饿难耐。

  小厨房里的丫鬟十分伶俐的备了一份面片汤,由松香给沈白焰送了过来,一粒粒面团用拇指一摁,成了一个个猫儿耳朵的形状。

  蛮儿坐在沈白焰边上看着他吃饭,沈白焰喂了一勺给她,蛮儿却摇了摇头,道“吃夜食容易长胖。”

  沈白焰偏首望着软塌上的宋稚,道“谁人说她胖了?”

  “谁人敢呀。”宋稚十分无奈的说。

  蛮儿扬起下巴轻哼一声,从圆凳上一跃而下,也不理会沈白焰纳闷的神色,径直走到宋稚身边去了。

  蛮儿虽说不吃夜食,可到底是个孩子,如何克制的住自己呢?第二日司茶便来报,说蛮儿早膳吃了一碗鱼皮抄手,还有两只小小的荠菜包子。

  沈白焰对今日的早膳反倒没什么胃口,只吃了几块蒸糕,宋稚便让小厨房送了一碗桂圆茶来,现下沈白焰正喝着,听了司茶的话,便道“我还是白担心了。”

  宋稚笑出声来,道“你若是在家多待些时日,就会知道你这个女儿隔三差五就说自己要少吃一些,可结果一点也没少吃。”

  沈白焰整了整自己的腰带,道“等过些时日吧。这几日吴罚那个家伙烦人的很,日日在余心楼赖着不走,不过他手上的案子的确牵扯甚广,查清了对咱们也有好处,少些人在背后捅刀子。”

  宋稚近日多次听到吴罚的名字在沈白焰口中出现,好奇道“听起来你与吴罚相处的不错,竟让他知晓了余心楼的所在,他这人如何?”

  “看起来玩世不恭,实际上,倒也算个正人君子。”沈白焰倒也不会说自己与吴罚是什么好友,不过就这些时日相处下来的观感而言,吴罚还算是个能相交之人。

  小丫鬟进来收拾了桌上的碗筷,流星又在内室收拾床铺褥子,屋里只剩下了宋稚。

  沈白焰整理衣裳的动作迟缓了一些,想了想,说“其实,余心楼近日遣出了一部分。”

  宋稚起身替沈白焰腰际挂上一个蛟形玉佩,道“遣出了什么?人还是物。”

  “都有。”沈白焰简短道,“京中只留三人。”

  “迁到何处去?”宋稚垂首理了理玉佩上挂着的流苏。

  “西南巫族之地。”沈白焰仔细打量着宋稚的神色,见她面容平静,似乎并不意外。

  “他们岂能容忍京中势力介入?”宋稚问。

  “京中势力?”沈白焰淡淡一笑,道“夫人用词很是微妙。可我若代表的不是京中势力呢?”

  宋稚拽了拽沈白焰的衣领,对方借势逼近她,宋稚勾起唇来,故意拿捏着声调,道“夫君心思深,我可猜不透。”

  沈白焰在她发顶轻轻一吻,道“夫人若猜不透,这世间就无人猜得透了。”

  说罢,对宋稚一笑,潇洒离去。

  流星从内室出来的时候,正好瞧见宋稚望着沈白焰的背影,浅浅一笑,只是笑容中似乎沾染上了些许寂寥。

  菱角从院中走来,见到宋稚脸上神色也是一愣,不过她什么也没问,只是走进屋内对宋稚道“夫人,我已经约了刘夫人在雅瓷坊。”

  “嗯。”宋稚应了一声,对流星道“咱们先梳妆吧。恬儿不会迟。”

  浮着红梅花瓣的梳头水,各色的镯子和发簪,宋稚睇了一眼,只觉得脑袋沉沉,道“做个平常打扮吧。取根缃色的发带来。”

  宋稚用一根毫无多余装饰的发带梳髻,而发髻上只点缀了两粒杏黄色的玉石,实在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不过如此打扮,却也更叫人将目光放在她的脸上,那张既娇媚又灵动的面庞,本身就无需任何打扮。

  在宋稚梳妆之时,宋恬到了王府。

  宋恬今日也是略打扮过的,穿了一身茶白色的衣裙,显得她格外孤高,像是雪山顶端的雪莲,有一日林氏曾看着宋恬,莫名的说了一句,“都说你像稚儿,可我瞧着,倒是有几分像嫣儿。”

  宋恬虽不知宋嫣样貌如何,但肯定是不如宋稚的,而且这女人心思阴毒,听林氏说自己的相貌有些像她,心里如何高兴的起来?只觉得母亲真是不会说话。

  不过今日宋恬见到宋稚,心里忽忆起这件事来,便更仔细的打量起宋稚的样貌来。宋稚眼眸虽大,但形状偏长,眼角和眼尾的弧度带勾,每每她斜眸看人时,对方只觉得魂魄都要随着这双美眸飞走了。

  她的相貌就是因为这双眼睛,所以才多了几分媚意。也亏得她嫁给了沈白焰,若是嫁给旁人,这样的相貌,怕是会惹来祸事。

  而宋恬的眼睛则更狭长一些,可眼尾却是个圆钝的收尾,平白少了几分值得咂摸的滋味,显得寡淡。

  宋恬垂下眸子来,掩住一星半点的失落。

  “成了。”宋稚弯眸一笑,眼尾纹路优美,“妹妹,咱们走吧。”

  宋恬被宋稚拉着起身,两姊妹又共坐一架车马,端是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

  雅瓷坊离王府并不远,半柱香的时候便到了,这原是姜家的产业,后给了姜长婉做陪嫁,所以这雅瓷坊的掌柜对宋稚自是十分熟悉的,再加上菱角早早的打了招呼,这掌柜一见王府的车马,便殷勤的出来迎接。

  “王妃,您的客人已经在楼上雅间候着了。”

  宋稚透过白纱睇了说这话的掌柜一眼,点了点头,慢悠悠的上楼去了。

  这雅瓷坊并不是茶楼,而是制茶具的所在,只是偶尔会招待一下主人或是主人家的熟客。宋稚来此处,也就是图一个清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