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二百六十六章 裘山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这马车在封雪城内就做了整改,内里侧壁上也铺上了厚厚的羊毛绒,往上一靠,像是陷进了云堆里。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宋稚这一路上大半的时候都靠在这马车壁上,或是打盹或是看书,倒也不觉得路途劳累。

  这马车里也不能密不透风的,所以有一侧的窗户便开了一条细缝,流星无聊时便眯着一只眼从这缝隙中窥视,忽见一个巨大而又毛绒绒的身影闪过,吓了一跳,赶紧对道“外头有只大野熊!”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若有野熊离马车如此之近,早叫众人给射成筛子了。

  流星镇定下来,也在怀疑是不是自己家刚才眼花瞧错了,蓝跃朝外看了一眼,憋着笑对她道“你瞧见的那不是野熊,是冒籍君派来的人。”

  流星抚着胸口,道“那怎么穿的毛乎乎,浑身上下都是黑漆漆的,连个鼻子嘴巴都看不见。”

  “将口鼻捂起来,一是为了御寒,二是为着隐蔽自己。”蓝跃解释道“你方才不就将他错认了吗?”

  流星无奈道“将他认成野熊也没起到什么隐蔽的作用呀。还不是会叫人心生警惕。”

  三人在马车里笑做一团,笑声零星的飘了一些出去,叫裘山转头去瞧了一眼,他心里还真有些好奇这王妃的相貌,听冒籍君说,极美。

  想起冒籍君的皇后身边那些婢子的身段相貌来,裘山撇了撇嘴,他总觉得粟朝女子纤纤瘦瘦的像根芦苇,不堪一折。皇后还想将自己的心腹赐给他做妾呢!跟根柴火似的,谁要呀。

  不过,裘山转念一想,方才那个将自己连人带马踹翻在地的女人似乎是力气不小。

  他伸长脖子去瞧素水,正好瞧见素水抬手扬鞭,腕子估计还没有自己手腕的一半粗,这样的纤细却有那样的力度,裘山心里似乎对这种脆弱的美感有了异样的看法。

  素水觉察到有一缕视线停留在自己身边,便拧着眉毛看是谁人,一转眸子却见大家都在自顾自的赶路,并没有谁看向这边。

  裘山轻吐出一口气,庆幸自己收回了目光,方才再瞧那女人的样子,似乎还挺好看的?

  南瑰岭是北国的最南处,也是地势最为崎岖之处,若不是有裘山他们带路,只怕沈白焰一行人怕是要走上许多冤枉路。

  刘勤泷坐在马车内,车内只他一人,自进入了南瑰岭之后,他便一直在窥视着,每到关口之处便用笔在一张泛黄的皮纸上描画些什么,可奇的是,这黑兮兮的墨汁一沾到那皮纸上,便再无痕迹。

  这马车摇摇晃晃的,刘勤泷写的着实辛苦,一张纸写罢,仿若全新。

  不过宋稚那辆大马车却是四平八稳的,砚台里的墨汁也只是轻轻晃动,宋稚写罢给宋翎的书信,交给蓝跃让她送出去。

  如今这么遥远的路途可不能叫大咕和小咕再送信了,不过这车队里养了几只鹰,便是用来送信的。

  蓝跃拿着信跃下飞驰着的马车,从这一辆跃到那一辆上,裘山以为有鸟兽经过,一转头见到一个灵动的身影在各辆行驶的马车上跃动,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心道,‘这沈白焰手底下还真是人才济济,若是能收归己用,该有多好。’

  这鹰能够日飞千里,即便如此,这封信到宋翎手中时,也是七日后的事情了。

  屋顶上传来翅膀扑朔的声音,宋翎揉了揉儒儿的脑袋,儒儿见他飞身跃上屋顶,又拿着一根竹管从屋顶跃下。

  宋翎走进屋内,拧开竹管到处一根纸卷来。

  “爹爹,是姑姑的信吗?”儒儿搁下毛笔,对宋翎道。

  宋翎点了点头,展开信件快速浏览的一眼,微微皱了皱眉。

  儒儿见宋翎神色不大对,便埋头写字去了。

  “爹爹,有些冷,关门吧。”一阵冷风吹来,虽被宋翎挡了大半,但还是漏了一两丝风进来。

  宋翎听见儒儿喊冷,自然立刻转身关门,走到门边时却见玉书端着两盅汤水站在门边,怯生生的瞧着他。

  宋翎一向不许内院的女眷来外院瞧他,今儿儒儿又在屋内,只是见玉书自己也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好歹是按住了不悦,道“你怎么来了?”

  “我,我做了芝麻糊,想叫您尝一尝。”玉书将芝麻糊往望宋翎眼前递了递。

  “这种事情小厨房自然会做,不必你动手。”宋翎转身要走,见玉书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到底还是心软了几分,伸手把托盘端了过来,掩上了门。

  宋翎将芝麻糊放在一旁,并没递给儒儿,先前已经用了一碗银耳羹,再吃不下这芝麻糊了。

  儒儿一直偷偷打量着宋翎脸上的表情,失了写字的心思。

  “想说什么?”宋翎看着宋稚的信,抬眸扫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儒儿。

  “这个女人比起那个来,还算是好一些的。”儒儿轻轻的说,他口中的这个女人和那个女人指的自然是玉书和柔衣。

  宋翎并不想和自己年幼的儿子探讨姨娘的问题,只是见儒儿的眼眸中似有成人的深度,不禁叫他心里一酸,漏出了几句真心话,“她们都不是你娘。我知道娶妻纳妾是寻常事,不过若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才叫圆满。”

  “像姑姑和姑丈那般?”儒儿轻声道。

  想起宋稚与沈白焰来,宋翎勾了勾嘴角,道“是,从前你姑丈要娶姑姑的时候,我还有些担心,如今看来,却是这世间极难得的一件好姻缘。”

  儒儿走到宋翎跟前,父子俩一个站着,一个坐着,就这样安静的待了一会。

  儒儿去年还是单眼皮,今年却翻出了双眼皮,一双眼睛既有曾蕴意的形状,也有宋翎的神态。

  “爹爹,您还会遇到跟娘亲一般的姑娘的。”儒儿认真的说,宋翎惊讶且疑惑的看着他,只见儒儿用力点了点头,道“不是旁人硬塞给您的,是您自己喜欢的。”

  这话从任何人口中说出都不及从儒儿口中说出叫人来的动容,宋翎心中自然有感动,可却伸手拧了拧儒儿的脸颊,故意用玩笑掩盖,道“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莫不是你有了喜欢的小女孩?难道是蛮儿?”

  “爹爹胡说什么?”儒儿被宋翎拧的说话都含糊不清了,依旧认真争辩道“蛮儿只是我的好妹妹。”

  林氏偶尔也曾打趣几句,说想要蛮儿和儒儿来一个亲上亲,可宋翎却觉得蛮儿与儒儿之间的关系已经如此亲密,为何要多一重呢?何不另寻良缘,叫他们各自在这世间能再得一个心上人。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小姑娘?爹爹得替你早早筹划起来,眼瞅着小姑姑再嫁了人,这后边可就是你了。”宋翎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想起宋稚信上所写的事情,随后又忆起这几日京中所传出的闲话,不禁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会武功的。”儒儿倒是轻声说了一句,只是宋翎的思绪已经飞到别处去了,便是听见了,也不曾细想,只是揉了揉儒儿的脸蛋。

  晚膳过后,宋翎背着手在府中闲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便走到了愉意阁。

  “哥哥怎么来了?”宋恬着实有些惊讶,倒不是说她与宋翎的关系不好,从前她还住在乐香斋的时候,宋翎去给林氏请完安的时候,总会去她房中坐坐。

  如今她年纪渐大,而又搬了出去,宋翎也很少私下里与宋恬见面,虽说有那么一点男女大防的缘故在,可他们二人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却也不必如此避忌。

  从前宋稚还未出嫁的时候,宋翎还不是三天两头的去她院里蹭吃蹭喝,说到底,也是与宋稚更加投契些的缘故。

  “晚膳可用过了?”宋翎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叫宋恬莫名紧张。

  “是,用过了。”宋恬将自己跟前的茶盏移了移,却又不喝。

  宋翎掀开她的杯盖看了一眼,道“躲躲藏藏,显然也是知道在这天气喝薄荷茶已是不合时宜,更何况你还添了冰粒子,心火可真有这般旺吗?”

  “哥哥说什么?恬儿不明白。”宋恬侧开身子,似乎有些不悦。

  “说你贪凉怕热罢了,你以为我说你什么?”宋翎看着自己的小妹,却猜不透她的心思。

  宋恬望了他一眼,道“厨房上了红烧羊肉,我腻着了,便想着喝碗茶。”

  宋翎对这解释不置可否,转头说起了闲话,“你姐姐送了信来。”

  “哦?说了些什么。”宋稚文笔俱佳,所见所闻落于纸上叫人恍若亲见,宋恬这些日子都盼着宋稚的书信解闷呢。

  “说是见到赵辞将军,说起你跟她女儿同在宫中陪伴幼薇公主的事。”这前半句确是宋稚所言,可这后半句却是宋翎杜撰,道“听赵辞所言,这赵家对这皇后宝座似是志在必得,叫你姐姐在席上颇为尴尬呢。”

  宋恬面上神色便也未变,只是下颌线条一紧,像是在咬牙忍耐,宋翎窥她这点细微变化,不由得重新打量起自己这个已经懂得藏起心思来的小妹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