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

  

  沈泽年纪不大,火气不小。手机端

  良锐挨了他一记狠踢之后,还得回虎行堂领罚,整整一百下盐水鞭子,深可见骨。执鞭人也是良锐的旧相识,可他没法子放水,因为沈泽还派了一个太监兆公公来亲自看着。

  虎行堂何曾有过太监踏足?更别提如此颐气指使的模样了。可谁都知道这兆公公是沈泽的一双眼睛,如何敢当面给他难堪?只是不去理他罢了。

  良锐行完刑,只一个简单穿衣的动作就叫他疼痛入骨,执鞭人将鞭子浸入盐水桶中,淡淡的血色从鞭子上溢了出来,他扫了良锐一眼,道“你还是别穿了,等血黏在衣服上,结了痂,脱下来的时候更疼。”

  良锐带着满身的伤口,裸着上身就走了出去。他身上的伤口对于兆公公来说,似乎格外赏心悦目一些。

  “良大人,急着走做什么?坐下来喝杯茶,和洒家说说话。”兆公公阴阳怪气的声音叫良锐直犯恶心。

  “公公有什么想说的?还是早些回去向皇上复命吧。”良锐连头都没有回,径直走了。

  兆公公坐在虎行堂空无一人的大堂里看着良锐远去,他脸上没有半点不悦,反倒是悠哉悠哉的起身,环顾四周,在这椅子上拍拍,在那根圆柱上摸摸,倒是一副主人模样。

  他嘴里喃喃道“傲吧。瞧你们还能傲上几日!”

  良锐留了一身的伤,好歹是保住了一条命。

  沈泽自认为是极大度的明君,听兆公公回来一言,说这虎行堂众人好没规矩,对他冷言冷语,这就是没将沈泽放在眼里啊!难怪刺杀如此失败,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

  这番话就好似那火上浇油,让沈泽的心火愈发旺盛了。

  “皇上,依奴才之意,这奴才若是不把自己当奴才看,便是有反叛之心呐!”兆公公立在沈泽身边,弓着背,压着嗓子说。

  沈泽没有说话,只是默着。

  饶是兆公公也不敢说自己多了解这个少年皇帝,只是尽量在他跟前做出一副极尽卑微的样子来。

  “虎行堂的首领林轩今年已经五十又八,想来也是年老体衰管不得这些手下,才叫他们如此狂妄,既然这般,那你就去帮帮他吧。”沈泽双手交握,似乎很有把握。

  兆公公有些惶恐的说“奴才?奴才不过是一个阉人,如何能做这件差事。”

  这回答在沈泽意料之中,他皱了皱眉,道“如何不可,朕说你可你便可!”

  兆公公连忙低下头,赔笑道“是是,奴才身后是皇上,必定能做好这件差事。”

  他万般惶恐的接下差事,扭头却笑得欢畅,殊不知这笑意没能掩藏好,叫暗处的凌枝看了个分明,一转身就在沈泽耳边用温软的语调细细说了。

  沈泽搂着她的柔细的腰肢,玩弄着她散发着清香的发丝,满不在乎的说“他有一句话倒是对的,不过是个阉人罢了。若不是用着还算顺手,朕跟前哪有他的立足之地。”

  芙蓉面佯怒的薄嗔了一句,道“那奴婢呢?在皇上跟前可有立足之地?”

  “你?你在朕跟前也没有立足之地。”沈泽故意道,凌枝果然扭着身子不理他了,他又道“不过,在朕心里却是有的。”

  这一句话叫凌枝天上地下来回走,不知这在深宫里头长大的皇帝是如何学得这满嘴的浪荡公子腔,哄得女子一个个失了魂魄,甘愿为他折了心思。

  凌枝伏在她怀里娇笑,声调好似那水波阵阵,令人心醉,她纤细的手指勾勒着沈泽下颌的弧度,眼眸中满是崇敬,轻道“昨个太后又偷摸寻了我去。”

  “嗯?问了些什么?”沈泽捏着凌枝的耳垂,道。

  这凌枝原本是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小宫女,后来模样出落的愈发好,便被太后收到了自己身边细心调教成沈泽喜欢的举止。

  殊不知,这小小宫女原本就是沈泽的人。嘉安太后这一把顺水推舟,推的却是别人的舟。

  凌枝拧着眉头,学着太后的语调,造作的说“皇帝对那赵家女儿可是真的喜欢?还有那宋家女儿,难道真无半分情意?”

  “你觉得,太后为何要问这个?”沈泽眉宇间的温情散去,只留冷意。

  凌枝抿了抿唇,她在沈泽身边这么些年,还是知道哪些应该说,哪些不该说的,“说!”沈泽厉声道。

  凌枝轻轻一颤,又柔了声调,像在乞求讨好,“帝后若是琴瑟和谐,太后在后宫所能得的权利便更少了些,若是帝后离心,她才顺理成章。”

  “哼,便是连你也懂的道理。哪有母亲盼着处处拿捏自己儿子的!”沈泽对太后不满意不是一日两日的功夫了。

  凌枝却道“这倒多的是。”

  沈泽看向凌枝,见她胆怯的避开了自己目光,便将她的下巴抬起来,道“说。”

  凌枝卑微的捧着沈泽的掌心轻吻了一下,道“您自己也是听过的,怎么忘了?先前宋家小姐来的时候,与您闲谈时不是说起过她娘亲往她兄长房中塞人的事儿吗?不论是否皇家,这人跟人之间的小心思,总是有的。”

  “那你呢?可有什么小心思?”沈泽看着凌枝,道。

  凌枝神色愈发虔诚卑微,道“奴婢只想侍奉在皇上左右,别无他求。”

  沈泽勾唇一笑,道“怎能如此薄待了你?便是看在太后的份上,一个美人之位,总是少不了的。”

  凌枝顿时大喜过望,扑到沈泽怀中便是一同撒娇卖痴,好不缠绵。

  两人在房中做些不成体统之事,宋恬却一无所知,还做着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梦。

  宋稚回京已有两日,除了第一日去见了林氏时,稍带着看了宋恬几眼外,宋稚与宋恬并没有过多的交集,这反倒叫宋恬十分不知所措。林氏也是如此,她以为自己这个女儿一向是个爱管闲事的,必定与她哥哥一样,对自己和宋恬多有挑剔。

  岂知宋稚不过闲话几句,放下礼物便说自己要去林府接孩子了。

  思子情切实在叫人无可指摘,林氏张口欲言,也只得咽下肚子,宋稚没半句说教,反倒叫她心里七上八下的。

  宋稚哪里知道林氏这心里的许多想法?只是觉得这事木已成舟,宋恬又是心甘情愿,自己何必浪费唇舌?没半句好话听不说,还惹人厌烦,何必呢?

  不如安安生生的送了礼儿,说上几句客套话,就算了吧!还能落一个两厢清净。

  不过,对着宋翎的时候,自然还是可以说一说真心话的。

  宋稚回京的第三日,便请了儒儿和宋翎来王府吃晚膳。

  简简单单的家常小菜,炖了一个清清淡淡的竹荪煲鸡汤,这桌子菜既适口又美味。

  “今个我叫小厨房不必准备晚膳,娘亲便知晓了,问我去哪里吃?我说来王府,她便不乐意了,问为何不请恬儿?我说是憬余请我,有事儿要商量,这才罢休。儒儿我都是藏在自己的袍子里偷偷带出来的。”宋翎喝了一口汤,忍不住发了一通牢骚。

  宋稚正在替蛮儿盛汤的手一顿,将这碗汤盛好了,才道“娘亲管得有些过了吧。”

  宋翎无奈的摇了摇头,给儒儿夹了一筷子酥炸里脊。

  两兄妹都不欲再提林氏,只听沈白焰道“皇上往虎行堂里插了个太监。”

  宋翎一愣,道“这算个什么事儿啊。宦官当权?林轩大人允了?”

  “圣旨便是由那个兆公公直接带过去的,当即便叫林轩交了簿子。”沈白焰也觉得这件事太过荒谬了些,可一细想,却也像是皇帝能干出来的事儿。

  儒儿正戴着一顶狐狸耳的绒帽慢慢的喝着汤,额角密密的渗出了些汗,宋翎与沈白焰说着话,没有觉察。

  菱角犹豫片刻,掏出一块方巾来替儒儿拭了汗。

  儒儿微微仰起头,方便菱角动作,显然是习惯了。

  这一幕落入宋稚眼中,宋稚觉得很是温馨,又觉得稍微有些不对劲之处,可却也想不明白,只对宋翎道“哥,你把儒儿的帽子摘了先吧。”

  宋翎看过来时,菱角正好缩回手,两人目光相对,却像是烫着了一般,连忙错了开来。

  宋稚愈发觉得奇怪,便在桌下轻轻踹了沈白焰一脚,沈白焰正吃着,十分无辜的看了宋稚一眼。

  宋稚想要表达自己的疑惑,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抿了抿唇,罢了!还是吃饭吧!

  宋稚方才在北国过了冬日,一回来却又赶上粟朝的冬日。她带回的那些小帽子极受喜欢,除了自己的孩子,儒儿、宝儿、阳儿还有雅儿皆有一顶。蛮儿更是有大小不一的五顶,够她逐渐长大,一顶一顶的换着戴。

  其实互市一开,这帽子便好得了,想要什么样式没有?

  听说十五娘怀孕五月,宋稚便也给她送了一顶去,得了她一封书信致谢,还有一盒她自己做的猪油酥点心。宋稚只吃了一枚,便叫流星给松香送了两枚过去,让她务必学会这点心的做法。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