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四十三章 谢灵台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一杯茶只啜了半口便再没碰过,杯盏忘了盖上,茶水被风吹得凉透了。 宋稚折起信纸,小心翼翼的夹在书册里。这信是由素水亲自送来的,她从墙头一跃而下的时候,可把流星给吓着了。

  沈白焰已经在巫族领地找到了对症状的解药,让人快马加鞭送回京城供顺安帝服下。只是他自己还另外有要事,所以未能回京。

  “不过世子说了,必定赶在在小姐生辰之前回来。”素水是个细目挑眉的冷淡长相,但对着宋稚说话的时候却出奇的温和。

  “请姐姐转告世子,我的生辰不过是小事,不必太过在意,我知道他记着就好。”宋稚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坦然,落落大方,一点也没有娇怯怯的感觉。

  宋稚这几天来绝少出门,宋翎近日常不在府中,姜长婉又被她母亲拘在府里头。再说了,宋稚的膝盖时常感到酸胀,秦妈妈说她长得太快了,骨头跟不上,于是变着法儿的给她炖各样的骨头汤,喝的次数多了,宋稚老是觉得自己身上有一股油花味儿。

  凡此种种,她便懒得出门了,终日坐在屋内看书,有时甚至于忘记昼夜之分。

  流星一进门,瞧见宋稚又坐在书桌前,雪绒在书桌上懒洋洋的甩着尾巴,大咕和小咕双双站在窗棱上,时不时的叫唤一声。“冷秋院那个是被禁足了所以出不得门,小姐倒好,自己把自己关在屋里,哪怕是带腾云去郊外散散心也好呀。”

  “腾云让哥哥借去了。”宋稚头也不抬的说,“你怎么也变得如此啰嗦,是跟逐月待久了吗?”

  “小姐!~”流星嗔了一句。宋稚书桌前的窗户大开着,凉风鱼贯而入,流星便拿来一条丝巾披在宋稚裸露的脖颈上,她伸手触了触茶盏,道“茶水都冰了,奴婢去换一杯。”

  她刚一迈出去,一场急雨就落了下来,流星忙将杯盏放在就近的桌上,反身回去想为宋稚关窗,却见窗户已经关好了。她偏过身子对流星微微一笑,“这么着急忙慌的做什么?难不成我连个窗子都不会关了吗?”

  话虽如此,但刚才那场雨来的急,书桌上还是落了几个雨点子,雪绒都蹿到桌底下去了。

  宋稚拿着帕子一点点拭过被打湿的书册,心里充满了无措感。一落雨,室内就阴了,点了灯的地方亮一块,其余地方就暗一块。宋稚坐在这明暗交界的地方,思绪万千。

  沈白焰的信里说,‘谢大夫本叫做谢灵台,身家背景很是清白,并没有什么地方是可疑的。’

  其实以林家的手段和人脉,经他们首肯过的人,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问题的。但,宋稚内心总是不安。难道那天在书房的人,并不是谢灵台?宋稚没有办法确定。

  ‘罢了,’宋稚轻叹一声,外头淅淅沥沥的雨声夹着风声,倒是让她心里一静,‘晴儿姐姐能活下来终究是好事。有雨则听雨,管他那么多。’

  风渐渐转了向,宋稚抬起发酸的脖颈,打开窗子望窗外,屋檐下雨如珠帘成串,待雨势渐渐大,又像冬日里凝结在檐下的冰棱子。

  ……

  除了家里人外,林天晴的小宅向来鲜少人来,这段时间也就多了一个来照看她身子的谢灵台。她屋内常年设了一张剔红福寿纹供桌,以求菩萨保佑林天晴的身体康健。这供桌是林府的御赐之物,几面回纹边内浮雕拐子纹及卷草纹,正中饰蝙蝠纹,求来求去都是为了一个福气安康。

  供桌前的鲜花一日一换,就算是冬日也会用绒花代替。这段时间多雨水,果子供不了几天就要烂掉,鲜花开得快败得也快,林天晴又见不得这些衰败的景象,所以这些玩意时时要替换。

  谢灵台看着廊下端着一盘盘供品果子和鲜花的婢女走过,道“日日这样换,岂不麻烦?不若放盆四季常青富贵竹,终年苍翠如初,不仅方便,而且意头也好。”

  “嗯,谢大夫说的有理。”林天晴道,“刚巧稚儿妹妹送了我两盆文竹,就摆上吧。”她今日的胭脂抹的太过红润了些,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热的有些发燥。

  宋稚送的那两盆文竹,就这样因为谢灵台的一句话,从人迹罕至的后院被搬到了日日有人照料的供桌上。

  林天晴的身子一日赛过一日的好起来,渐渐觉得这日子开始有滋有味起来,再不像先前那般,觉得自己是在熬日子。她也不晓得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闲愁渐渐消散,也不想从前那般总是伤春悲秋。

  她还变得愈发贪嘴起来,往常从不沾些许的荤腥之物,现在也渐渐喜欢吃了。宋稚上回来访,得知她的胃口好了不少,也时常搜罗一些新鲜的吃食,让人给林天晴送来。

  “谢大夫这就要走?外头这样大的雨,湿气又重,还是先喝杯茶吧。”林天晴见谢灵台收拾起药箱来,连忙道。

  谢灵台盖上药箱盖子,笑道“这点子寒气对我来说无妨,不过小姐可就要当心了,最好还是不要出门,屋里最好也点上我配给小姐的香,去去湿气。”

  “内室里都一直用着呢。只是这香金贵,旁的地方就舍不得再用了。”林天晴说话的时候,一直瞧着谢灵台,红晕在她脸上铺陈开来,像是春天在她脸上睡了一觉。就连后知后觉的福安都觉得自家小姐近来有些不一样了。

  “既这样,等这阵子雨水过去,我再配一些来,小姐尽可以用。”谢灵台将药箱背在身上,就要起身离去。

  “谢大夫,稚儿妹妹给我送来了京城有名的几味点心,你一来京城就终日被我的病拘着,也没有好好尝过几道美食,今天赶巧了,就一起来配茶吃些吧。”林天晴还没有等谢灵台回话,就转头对福安说“去把表小姐送的点心拿过来。”又对谢灵台笑道,“我这个妹妹,素日来是个贪嘴的,这满京城的吃食,大概也没有她没吃过的。”

  “宋小姐这般精通美食之道,林小姐跟她多多相处,口福自然是少不了了。你们俩又是一般的年纪,自然投契。”听到这点心是宋稚送来的之后,谢灵台不动声色的调整了一下坐姿,仿佛刚才并不是想要起身离开。

  林天晴拈起一块酥酪,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思,林天晴反驳道“我身子一直都不好,与稚儿也并不常来往,虽然有些情分,但到底是不深厚,又不是嫡亲姐妹。”

  牛乳的温润清甜味道在谢灵台口中扩散开来,他下一刻就将手里剩下的半块酥酪都塞进了嘴里,待仔细的品完这一块之后,他才开口道“小姐的身子现下虽不能说全好,但也好了大半。天气渐暖,不若约了小姊妹出门赏花赏鸟,或者看戏品茶,都是纾解郁结的好法子。我瞧那宋家的小姐大抵是个活泼的性子,小姐跟着她总会开心些。”

  “离了她我就开心不得了吗?”这话一出口,林天晴和谢灵台皆是一愣,“这,这几日身子渐好,我心情本就不错。”林天晴干巴巴的解释了一句。

  谢灵台点了点头,道“那便好。”

  两人皆沉默了一瞬,林天晴又开口道“前几日,姑母请了你去宋府,所为何事?”

  “宋府府上有一位管事的姑姑病了许久也不见好,宋夫人就请我去瞧瞧。”林天晴这几日除了每日一请的平安脉以外,还总是寻些其他的由头召谢灵台前来,偶有几次谢灵台不在府中。她还会不依不饶的问谢灵台去了何处,甚至还会找小厮跟着他,谢灵台对林天晴渐渐有些不悦起来。

  “可有什么大碍?”林天晴自然闲心去在意一个管事姑姑的病情,只是这一下也无其他话好说。

  谢灵台默了默,只简略的提了提,“现下已大好了。”

  周姑姑的病其实没那么简单,但是想想也简单,说破了大天不就是些后宅阴私之事。宋嫣为了避免自己和宋刃院里的管事权落入旁人之手,便给周姑姑下了药,好让她身子不适,没有力气夺了宋嫣手里的权,所以哪怕宋嫣尚在禁足,这冷秋院和浊心院的账本都是交由她。

  因那药不致死,而周姑姑毕竟是个外人。府里的大夫收了宋嫣的一点好处,居然就将此事压下了。

  在谢灵台道破每日一杯宁神茶里面的奥秘之后,那大夫就不见了踪影,生死不知。林氏以宋嫣尚在禁足为由,收掉了她的权利,交给张惠兰。张惠兰若是理不清楚,大可到正院与她商量,只是再不准偷偷摸摸去找宋嫣。

  这惩罚也太轻轻揭过了,宋稚很是头疼,却被林氏一句‘家丑’就给堵着了。未出阁的姑娘在家里争权,还给他人下毒,这还不算是家丑?这样的事情若是给旁人知道了,宋嫣只有一辈子当姑子的份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