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八十六章 严家夫人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随风轻摇,福寿端着一盅小厨房里剩下的清鸡汤,有些鬼祟的从后院的小径走了出去。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这里通常都是没人会来的,可今日却传来了隐隐约约的人声。

  福寿一惊,本打算原路返回,却从那树影绰绰之后模糊的分辨出了福安的脸庞,她的嘴巴一张一合,问“谢大夫没有发觉吧?”

  福寿脸上欲扬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她下意识地停住了前行的步子,吞回了已迸到舌尖的呼唤声。

  福寿捧住手上的托盘,仔细着不让汤盅盖碰盅身,免得发出了声响,惊扰了正在说话的两人。

  “没有,他这人说单纯也单纯,倒也不会想那么多。”说话的声音不尖也不粗,像是个介于男人和男孩之间的少年。

  福寿小心翼翼的朝二人所在处走了几步,窥见那个正在说话的少年,原是林府给谢大夫专门买的一个小药童。

  ‘他跟福安有什么关系?’福寿疑惑不解。

  “银子已经直接送到你家里了,小姐的为人你是清楚的,让你做的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你只管把嘴闭严实了,好处少不了你的。”福安到底性子敦厚,敲打人的话说起来也少了几分力道。

  “是,是,奴才心里清楚。”小药童忙不迭的说。

  “行了,你忙去吧。”福寿道,她见小药童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正准备离去时,却见福寿从假山背后走了出来。

  “福,福寿,你在这做什么?”虽说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但福安多多少少有些心虚。

  “想把这汤端给吴妈妈喝。”福寿的眸子沉静如古潭,似乎能照出福安的身影。

  “那,那你快去吧。”福安赶忙催促。

  福安和福寿从小在林府长大,受了吴妈妈不少的照顾,她们俩一有点什么好东西,就会给吴妈妈送去。

  不过林天晴似乎不太赞同这件事,虽没有明示过,但言语间敲打过几次,所以福寿每次都是悄悄的给吴妈妈送东西。

  福寿站在原地不动,问“你让那小药童替你做什么?”

  “小姐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无非是想知道该如何讨谢大夫的好,小姐情深义重,谢大夫却视若无睹,也是可怜。你就别问了。”福安知道福寿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索性说七分,藏三分。

  福寿闻言,沉默半晌点了点头,道“那你做的隐蔽些吧。谢大夫那个性子,不像是能得下容下窥探自己心思的人。”

  “我知道。”福安点了点头,道“那我先回去了,你快去快回,院里不能没人守着。”

  “你要出去?”福寿听出了话外之音,刚迈了一步,便又顿住了。

  “嗯,陪小姐出去逛逛。”福安含糊其辞,步履匆匆的走了。

  福寿在原地立了一会,刚才捧着汤盅向吴妈妈的住所走去。

  ……

  “小姐,我都打点好了,咱们进去吧。”福安捏了捏空了一大半的荷包,十分不满的说“这些姑子也太厉害了,上回明明已经打点过了,这回再来,竟还要同样数目的银子。我真不明白,她们这样终日在这铜庵堂里头的出家人,要这些银子有什么用?!”

  林天晴满不在乎的说“能用银子就打发的事儿,就不必多费心思了。”

  这回带进来的东西多,可林天晴不欲此事被更多的人知道,所以还是只带了福安一人,她手提肩扛,好不辛苦。

  等好不容易到了谢夫人房门前,福安艰难的从肩上卸下一床长丝棉被,替林天晴推开房门,扶她进去,又再度出来,将这些东西拿进去。

  屋里奇冷无比,一片寂静无声,西南角里摆了一个黑漆漆的火盆。火盆里头拱起来的火苗把整个狭小的房间映得有了几分亮堂,但那点子火,并不能驱散整个房间的暖意。火光把坐着火盆边上的那个女子的影子拉得很长,显出了几分畸形的清瘦。

  因为林天晴推门而入,所以带进了一阵凉风,火苗微微晃动,竟有些要熄灭的样子,那女子不紧不慢的拨弄了两下,火苗似乎喘上了一口气,在黑中努力燃起自己的光亮。

  那女子分别察觉到有人进来,但却连个眼神也没有递过来。林天晴张了张口,却在这称谓上犯了难,半响之后才道“夫人?”

  谢氏转过身来,那是一张年华老去却依旧秀美的面庞,像是一朵枯萎的花,纵使枯萎了,也比寻常杂草要好看上许多。

  “你是上次的那位小姐?”她慢悠悠的说,一点也不好奇,仿佛对世事都失去了兴趣,“你来做什么”

  她脸上淡漠的神色,在见到林天晴抽出那方帕子的时候转为了一丝疑惑,“怎么?不喜欢这帕子?我可没有糕点能赔给你了。”

  “夫人好好瞧瞧这帕子,并不是您给我的那一方。”林天晴将帕子递了过去,福安恰在此时燃起了一盏带过来的油灯,谢氏正好将这帕子上的绣纹看得分明,‘这,这是自己还是闺阁时的绣品,怎会在这素昧平生的女子手中?’

  谢氏倏忽得从竹椅上起身,破败的椅子发出了一声如释重负的轻叹,“这帕子你从哪里得来,哪里得来的?!”

  林天晴握住她因激动而打颤的手,温柔道“是谢公子给我的,他是我府上的大夫,上次我从您这里得了那方帕子,机缘巧合之下,才知道您原来是他的娘亲。”

  谢氏睁大了双眼,唇瓣轻颤,一脸的难以置信,“他来京城了?爹肯让他来?他是特意来寻我的吗?”

  “谢公子的确是想来找您,可是他又不想暴露身份,又因为是男子,所以始终寻不得法子进来瞧您,所以就由我来见您了。”林天晴的谈吐温和可亲,真是十足的大家闺秀气度。

  谢氏的反应很奇怪,在听林天晴说谢灵台一切都好之后,她便回归了一开始的平静。

  福安开始忙忙碌碌的帮谢氏打扫起房间,她将自己带来的那一床被褥铺在了谢氏的床上。

  “你这是做什么?”谢氏有些惊慌的说“你这回进来的时候,跟姑子说是来特意见我的吗?”

  “夫人别担心,我是借了别人的名头。”林天晴连忙安抚道“我知道夫人的顾虑,您别担心。”

  谢氏这才抬眸真切的望了林天晴一眼,只见她的容貌秀雅,皮肤白净,细眉细眼,鼻子是小小巧巧的一点。

  “你和我儿是何关系?”谢氏生怕自己唐突了她,特意放缓了声音,一字一句的说。

  林天晴没有答话,只是羞红了脸蛋,原本玉一般的耳垂更是红的滴血。

  谢氏不知是该惊还是该喜,这些年对于自己这个儿子,只有只字片语的消息,连他现在是何容貌也不清楚。

  两人一个红着脸,一个愣着神,相顾无言。谢氏走到火盆前蹲下身,小心翼翼的将火盆挪了开来,“福安,快去帮夫人一把。”

  福安还未应声,就见谢氏摆了摆手,以示不必。就这么一个轻轻巧巧的动作,也显出了几分往日里养尊处优的雍容气度来。

  只见谢氏拿起了火盆下松动的石砖,露出一个手掌般宽窄的小洞来,谢氏将里面藏着的物件拿了出来,原是一个卷轴。

  林天晴殷勤的搀扶着她起身,谢氏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香,与谢灵台身上的很相似,但又略有不同。

  谢氏将卷轴展开,只见这卷轴上画着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显然就是谢灵台少年时的样子。

  “原来他那时候是这般的模样,倒是像个俊秀的小姑娘。”林天晴微微一笑,仿佛与谢灵台十分的熟稔。

  “与他现在的模样相比,有何不同?”谢氏问。

  林天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道“现在也就是身量高一些,下颌方正一些,倒是也没什么不同。”

  “噢?那我若是有朝一日能出去,也还能够一眼就认出来他了?”谢氏眸中盛满着憧憬之色,但就像一个泡沫,顷刻之间就破裂了。

  “夫人,请恕天晴冒昧,您为什么不能离开呢?”林天晴略带迟疑的问。

  谢氏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淡淡道“你知道多少?”

  “我只知道您,您的夫君是大理寺卿严大人,您的娘家是朝南谢氏支脉,这一脉隐入山林,无人知其确切所在。”林天晴生怕自己提起严大人会惹谢氏不悦,可看谢氏的神色,也只是微微闪了闪视线。

  “我与严家和离不成,便住到了铜庵堂。那时候的铜庵堂还不似如今这般苛刻,我还可以带一个婢女,婢女还能去外头采买一些零碎物件。所以,她得知了我儿在严家过得并不好,我便修书一封,求父亲来严家带走我儿。严家发觉孩子不见了,虽说疑心是我,但也无确切的真凭实据,只是抓了我的婢女严刑拷问,她怕自己熬不住,还未用刑便一头撞死了。”

  谢氏的语气出奇的镇定,仿佛在说旁人的一件事儿。她转身从方才取出卷轴的小洞里又掏出了一朵珠钗,道“这是她的珠钗,烦请姑娘带给我儿,好替她立一个衣冠冢,就写‘秋容吾妹’。”

  林天晴接过珠钗,见谢氏转过身,对着那面满是霉斑的墙面继续道“自此之后,我便再也出不去这铜庵堂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