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娇女(重生) 第八十七章 收下菱角

小说:权贵娇女(重生) 作者:十鹿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7:19 源网站:品书网
  手机阅读

  

  深秋落雨并不似春季那般有靡靡之态,显得更为萧索一些,流星和松香抬来了一个小小的火炉放在廊下,掀开火炉上坐着的一个小小瓦罐,一股子略带清甜的酒香飘了出来。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流星从瓦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青玉细颈酒瓶,往宋稚手边的小酒杯里倒了一些,又重新将酒瓶放了回去,继续温着。

  宋稚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赞道“这玫瑰酒薄甜顺喉,不错,给曾家小姐送一坛子过去,她也是爱酒之人。”

  松香瞧见逐月撑着一把的伞从院门外走了进来,心知此处不用自己服侍了,便福了一福,先行退下了。

  逐月走到廊下,伞面上描着菖蒲叶子上满是水珠,她收了伞甩了甩伞面上的雨珠子。

  逐月见宋稚抱着雪绒,一人一猫都裹在一条极松软的丝绵薄被里。她的头发也未梳成发髻,只是用两根飘带松松的一束,看起来着实惬意。

  逐月刚想开口说点什么时,就听宋稚道“你们俩也坐。”

  秦妈妈这几日染上了风寒,正在房里静养,逐月和流星不必担心她的斥责,便各搬来了一张小杌子,一左一右的坐了下来,享受这难得的闲适时刻。

  “铜庵堂里的姑子说,表小姐昨日又去看大小姐了,还带了不少吃食,奴婢实在是不知道表小姐这是要做什么?”

  逐月剥了一粒尖头钝尾的杏仁,放进宋稚掌心,宋稚将杏仁又塞到逐月口中,道“等明日雨停了,你去林府对舅母说上一声。这事儿她若是能管就管,我实在是不想在此事上费心思了。”

  宋稚拿了一根小小的鱼干,逗弄着雪绒,面上虽然还是一派淡然,但心里却像是吞了一口不新鲜的肉一般,只觉的无比恶心。

  “小姐,你说表小姐到底安得什么心啊?”流星单手托腮,满是不解的问。

  还未等到宋稚的回话,一个奇怪的人以非常奇怪的姿势从她们头顶的屋檐上落了下来,浑身湿透,狼狈的半跪在雨帘里。

  流星和逐月吓了一跳,忙挡在宋稚跟前,道“你是什么人?!”

  跪着的人没有说话,流星皱着眉打量了几眼,素黑衣裳湿透勾勒出窈窕的身段,应该是个女子,鬓发湿透黏在有些圆润的脸颊上。

  流星有些不确定的问“菱角?”

  逐月听她这么一说,觉得愈发像了,她回首睇了宋稚一样,只见她满脸疑惑的点了点头,便拿过倚靠在朱柱的油纸伞,钻进了雨帘中。

  “菱角?真的是你?你在这做什么?”虽说雨并不大,但菱角身上已然湿透。

  菱角默然不答,只是执着的跪在原地,逐月有些束手无策,道“你有什么话先起来再说,这么跪在雨中算是怎么回事?”

  “你自己跪着没事,可别连累逐月陪你一起在雨里淋着,她的伞可都撑在你上头。”

  宋稚的声音穿过密密的雨帘只字不落的的钻进菱角的耳朵里,她‘嚯’的一下站起身来,周身的雨珠一震,像是有雾气从她身体里散出来一样。

  其余三人并没有对她小小年纪的高超内力而感到震惊,只是一脸不解,逐月还略带抱怨的说“我这衣裳上头,就连剩下干的地方也让你给弄湿了。”

  菱角有些不好意思,却还强撑着板着一张脸,走到廊下,跪在身旁道“素水大人让我来给您道歉,我在莒南对您言语有失,举止不当,实在僭越。”

  菱角一边说,流星一边高高在上的点着头,一副十分赞同的模样。

  “我觉得还好啊,你只是孩子气些罢了。不过如若照顾我是你的一项任务,那你的确是有些随意了。”宋稚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看似软乎,实则却是绵里藏针,刺得菱角说不出反驳的话,可又心里难受的紧。

  “你去换身干衣服再说话吧。逐月,你也去换。”

  宋稚话音刚落,菱角就掷地有声的道“我不换,我是来请罪的,不是来享福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该让她们俩人去找根鞭子来,或者是去柴房找根多刺儿的木棍,狠狠的打你一顿?”

  宋稚语气中的戏谑在菱角心里又添了几分堵,她咬了咬下唇,索性不说话了。

  宋稚纤细的手指埋在雪绒厚实的毛发里,用指尖一下下的梳理着猫儿的毛发,雪绒的喉管里发出‘呜呜呜’的愉悦声音来。

  菱角抬起头,偷偷的睇了雪绒一眼,又赶紧垂下眸子,生怕被宋稚发觉。

  岂料宋稚明明是偏过了身子在品酒,肩膀头子上却好似长了一双眼睛似的,“你若是乖乖的去换了衣裳,我就让你摸一摸它。不然你这手跟冰块一样,可别惊着它了。”

  宋稚的洞察力如此敏锐,若不是菱角在她身边待过,都要怀疑她是否练过武功了。

  此言一出,菱角的视线更是黏在雪绒身上松不开了,它透蓝色的眸子好奇的望着眼前这个模样一塌糊涂的女子,‘喵喵喵~’。

  “那就多谢宋小姐宽宏大量,我即可就去更衣。”菱角干脆放弃内心的抵抗,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说。

  流星望了眼菱角随着逐月离去的身影,嘴角微微抽动,实在是感到有点无言以对,“小姐,你为什么对这个丫头如此宽容?”

  宋稚轻笑了一声,指尖拨过雪绒背脊上的软毛,将它的毛发弄乱又抚回去,引得雪绒回首不解的看着她。

  “只是觉得她这人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挺有意思的。我猜测,在莒南的事儿估计也是她自己藏不住才漏了出去。这样的人就像琉璃钵子里的水,一眼就望到底了。”

  待菱角和逐月换过衣裳之后,菱角站在宋稚身旁,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怀中的雪绒。

  宋稚大方的把雪绒递给她,菱角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只觉得像是捧着一团雪。

  “怎么会这么软?”菱角惊讶的说。

  流星见她这幅没见识的样子,笑道“你难不成没抱过猫吗?”

  菱角摇了摇头,无不遗憾的说“我们那里没有猫儿要来。”

  “为什么?”流星顺嘴一问。

  “还不是因为那帮家伙整天的炼些什么……

  菱角忽觉自己失言,紧紧的闭上了口,为难的看着宋稚。

  宋稚勾了勾唇,拿起酒瓶晃了晃,道“没酒了,再去换一壶来。”

  宋稚脸颊上已经出现了两坨微红,见逐月面上有迟疑之色,道“那便换一壶蛋酒来,这样行了吧?”

  蛋酒得滚过才可以喝,酒气也会散去大半,不容易醉,逐月闻言便笑着点了点头。

  外头雨丝绵绵,里边酒香阵阵,菱角只觉宋稚这小日子过得实在是舒坦。

  “你今日来,如果只为请罪的话,倒是可以回去了。我并没有生气,想来素水姐姐也不会太过为难你。”宋稚慢悠悠的眨了一眨眼眸,对菱角道。

  菱角神色一僵,想到素水那不容置疑的命令,心里便是一颤。

  她依依不舍的将雪绒交给流星,再度跪了下来,道“素水大人要我好好反思,说我心性不定,不适合留在姐姐身边了,望宋小姐能收留我,为您效犬马之劳。”

  “哼,你以为小姐身边是什么人都能和伺候的吗?就这么红口白牙的说上几句话,就自作主张的想留在我们如意阁?”流星白了菱角一眼,言语间满是不忿。

  “谁是姐姐?”宋稚抓住了菱角话语间让她最为不解的地方。

  菱角的眼神错了开来,选了个最安全也不出错的说法,“姐姐就是管着我的人。”

  逐月送来了蛋酒,宋稚仰脖痛快的饮下一杯,若有所思的望着空空如此的杯壁。

  “世子爷对此事可什么吩咐吗?”

  “世子爷并不理会这种微末小事,”菱角此言一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她想了半响,才慌里慌张的补充道“我不是说小姐的事是微末小事,而是指我的事儿。”

  流星又‘哼’一声,嘟嘟囔囔的说“这还差不多。”

  “那你便留下吧。我现在就有一件事,要你帮我查清楚。”宋稚朝菱角勾了勾手指,示意她附耳过来。

  听完了宋稚的吩咐,菱角稍稍颔首,道“是!”看那架势竟是即可就要出发了。

  “诶!”宋稚连忙唤住她,道“你这是要做什么?眼见就要天黑了又下着雨,还是明日再去吧。”

  菱角展颜一笑,竟有几分英姿飒爽的味道,“这晚上才是查事情的好时候。”

  宋稚微一怔楞,道“那可不成,女孩子不能老是风里来雨里去的,受寒了话,日后调理起来可费劲了。”

  菱角见她一本正经的神色,便点了点头,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逐月对宋稚道“小姐,既然要决定要收下菱角,夫人那边咱们该怎么解释?”

  “照实说,就说是世子爷送来的,她那么以夫为天的人,听了必定高兴。”宋稚毫不在意的说。

  宋稚的性子逐月和流星是知道的,菱角却着实被这话里边的不尊不敬给惊了一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若怒阅读(若怒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权贵娇女(重生),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权贵娇女(重生) 品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